松原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瘦马阿福

发布时间:2019-06-25 02:59:42 编辑:笔名

ps:V章订阅比例过低会看到防盗章节, 防盗时间晋江默认  阿福看这只大狗狗可爱得如此,都有点想摸摸它了,然而一看它嘴里的小乌龟又心疼。*杂■志■虫*对于阿黄的可爱, 燕王不为所动, 严肃地对阿黄伸出了手, “给我。”呜呜,阿黄尽管舍不得嘴里的肉, 还是把小乌龟放到了燕王摊开的手心上, 邀功地汪了一声,这个东西肯起来可香啦。“好狗, ”燕王给阿黄挠了挠下巴, 还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条肉干喂给阿黄。他看小乌龟被阿黄啃得都是口水,就没有递给眼巴巴地看着他的阿福,直接把小乌龟放进了它的乌龟盆子里。死里逃生, 小乌龟马上探出头来看了看,发现自己安全后, 忙四脚并用游进石头缝里躲着去了。“还好小绿有壳,”阿福庆幸地拍胸口。燕王目光随着她的动作看去, 忽而一凝,道貌岸然道:“新衣裳?”“是呀,王爷你看,好看么?”阿福俏皮地歪着头问, 耳边白珍珠坠子被她甩得一晃一晃的。晃得燕王心里也一荡一荡的, 小丫头其实也不小, 所以为了不在晚上做梦,燕王很认真地给阿福建议,“好看,然而夜里凉,换一件暖和点的。”阿福穿的其实是夏装了,鸡心领子,胸前开了个深深的口儿,很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情,素绉的衣料又比较轻薄,粉白的衣裳下头嫣红的兜儿都隐隐可见。“我下午觉得有些热,没想到夜里会凉,”阿福小脸有些儿红,朱公子不会发现她的小心思吧?她就是发现自己的小丘丘长大了些,才是敢穿这样的衣裳的。朱公子还不留宿,她急啊,府里还有那么多美人儿虎视眈眈呢。“京城气候与扬州不一样,四月天夜里还冷,别贪凉,”燕王瞬间代入老父亲角色,为小姑娘的身体健康操碎了心。“嗯,”阿福失望地捂捂胸口,“我这就去换了。”人家哪里是为了贪凉嘛。怎么忽然就有些不高兴起来?燕王不解。受了冷落的阿黄不甘寂寞地把前脚搭上了榻,嗷呜叫着求摸摸。大概是说她贪凉不高兴了,真是小孩子脾气,究竟还是小啊。燕王摸摸阿黄的狗头,摇了摇头。王爷和徐夫人在屋子里待了小半个时辰,出来徐夫人就换了一件高领的衣裳,王承恩眼珠子一转,心里嘿嘿笑了,这回不止是贤妃娘娘高兴,就是陈嬷嬷也该安心了罢。他谄媚地迎上去,“王爷,可要备轿?”这么问,其实他已经把轿子给准备好了。徐夫人伺候王爷累了,指不定就走不动了。燕王就看了阿福一眼,她穿的银红遍地金拖泥裙,应是不好走的,于是携着阿福的手点了头。王爷就是厉害,把徐夫人弄得走不了路了,王承恩心里给燕王比了个大拇指,颠颠儿张罗着车轿。本来是两人各乘一个,阿福怯怯地一扯燕王的袖子,燕王就心软了,哪还记得什么爱而不藏的话,携着她上了同一顶轿子。沉香园,主位上还空着,下头都已经坐满了。“这新人未免也太不懂规矩了,怎么都不知道先来给侧妃姐姐请安,”张侍妾嘴巴闲不住,又喜欢煽风点火,一看大家都到了,就差那个新来的,立时嚷嚷起来了。“是呀,大家伙都到了,就她一个人没有来,难不成还想跟王爷一起来不成,”跟张侍妾一伙的人帮腔道。“就是。”立刻有人酸溜溜附和。说是这么说,但她们心里思量着,王爷八成是要带着新人来了,早上的时候,王爷对新人有多温柔体贴她们可都看到了。那么,独宠多年的白侧妃,会不会出手对付新人呢?白侧妃坐在主座右首,听着下头的女人们叽叽喳喳,她只耐心哄着慧姐儿,叫她多吃一口饭,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与白侧妃相对而坐的赵夫人赵小意修佛,为人淡泊,听她们酸得不像样子,淡淡道:“都安生点。”这赵夫人是李家还是异姓王时候就伺候燕王的丫鬟出身,先王妃给提的姨娘,比燕王还大了两岁,她资格老,在王府里很有几分地位,就是燕王也待她十分宽和,是以她一开口,就算是嘴碎的张侍妾都没话说了。赵夫人一心向佛,早就不争宠了,早上为了做早课,可都没有去门口献媚。大家是服气的。“徐夫人新来,王爷娇待些也是应当的,”白侧妃这才开口,趴在她怀里的慧姐儿已经睡着了。她这话在场的美人们听了都不得劲儿,她们新来的时候,也没有被王爷娇待过呀。难道是因为她们是别人送的,这徐夫人是王爷自己要的,就格外金贵点?赵夫人心无尘埃,轻轻看了白侧妃一眼,白湘君的心乱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白侧妃说完也觉得后悔,她细细品自己的话,很有挑拨的嫌疑,一时怔忪。所以下午时候亲眼看见王爷往淑景园去,还是影响到她了,她本以为能守得住自己的本心,结果挣扎了这些年,还是乱了。正当席上众人各怀心思,燕王和阿福一起来了。见王爷果真是携着新人一起来的,大家酸溜溜之余,不免期待着白侧妃能跟新人斗起来,这样她们才有趁乱检漏的机会。阿福很认真在观察敌情,本以为早上见到的女人们就是朱公子所有的内宠了,哪知道宴席上又多了个清雅如莲的美人姐姐,比那白侧妃美多了。她心里有些沮丧,朱公子不止是有她一个,而她只有朱公子一个,这世上是没有公平的,而她能做的只是让朱公子多喜欢她一点,更喜欢她一点。白侧妃等人迎着燕王入了座,阿福便依着翠眉教她的规矩,规规整整给白侧妃见礼,口称:“侧妃万福。”燕王看阿福对人屈膝,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妹妹不必多礼,”白侧妃面带善意的笑容,扶了阿福的手叫她起来,又给阿福介绍,“这是赵夫人。”阿福明白在王府里能叫夫人的就是比侧妃低一级的媵人,是有品级有俸禄的,跟她这个口头上的徐夫人不一样,忙低头道了个万福。

定西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龙岩哪家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襄樊治癫痫医院哪好

上一篇:英雄联盟之学姐别跑

下一篇:平行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