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贾跃亭在变什么戏法,不为生态只为圈钱?

发布时间:2019-11-12 21:25:09 编辑:笔名

贾跃亭可谓是全中国精明的商人。在去年遭遇政治风波后全身而退,昨天又用一场漂亮的乐视手机发布会宣告归来。只可惜,如果用企业家的标准来衡量的话,笔者更欣赏的是小米董事长雷军和酷开董事长王志国。雷军善于布局生态,王志国更加专注产品。雷军的布局实而不空,王志国的专注产品至上。与雷军和王志国这样的企业家相比,贾跃亭还是差了那么一截。商人终究是商人,商人讲究的是短期利益化,而企业家讲究的是企业的百年发展。

看完乐视手机发布会后,一位自媒体好友却颇有深意地发了这样一条状态:

现在互联网公司流行做的“生态圏”,没有啥稀奇的,小时候俺家也做过一个。俺家种小麦、高梁、小米,然后养牛、养鸡、养鸭,人畜的粪便又可以做肥料,作物的秸秆又可以变成沼气池,可以取暖、烧饭。俺这个基于土地建立的生态圈,人畜是用户和粉丝,五谷杂粮是入口,粪便和沼气是周边,是一个完美闭环。但这个生态圈的问题跟互联网公司一样,没有商业模式。

这段话颇有调侃之意,但却说到了点子上,成为如今乐视生态的形容。乐视处处树敌,电视、视频、手机等业务强而不大、无法盈利,还面临酷开、优酷土豆、爱奇艺、小米等强手的竞争,就和那位自媒体好友所说的一样:没啥可稀奇的。

无边的亏损,真实的瓶颈

细细数来,乐视在电视、视频、手机、汽车、农业、电商、红酒、地产、金融等一系列领域都展开了布局。可惜乐视面临的问题是乐视除了在电视、视频这两个点上颇具实力以外,其他领域都乏善可陈,而即使实在电视、视频两个强的领域上,乐视依旧没有探索出合理的商业模式。

2014年6月,证券时报一则报道显示,乐视超级电视单台亏损440元左右,乐视当时一再强调超级电视的亏损可以通过乐视网整体生态系统的盈利来弥补。只可惜,在研发、营销及推广费用的压力下,乐视财务依旧不堪重负。乐视2014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现金流为-8亿元(千万不要以为是8亿,前面是个负号)。

据媒体公开消息显示,为了缓解资金紧张的压力,今年1月份,乐视网CEO贾跃亭将其持有的2600万股质押给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用于乐视生态业务的发展投入。至此,贾跃亭已将其持有的78.01%的乐视网股份进行了质押。而今年4月初,各大媒体纷纷又爆出“乐视财报注水严重,净利润亏损10亿,净资产为负”的猛料,其中超级电视更成为亏损大头。

竞争力疲软,乐视危机四伏

笔者朋友圈里那些跑会的朋友纷纷热血沸腾,听信了“贾布斯”的生态理论。在“贾布斯”的观点中,苹果是阿道夫·希特勒,代表着“傲慢”和“专制”,唯有乐视才是救世主,代表着“开放”和“公平”。只可惜,目前乐视的诸多产品都缺乏竞争力,乐视的这种浓厚政治意味的鼓动虽然声势浩大,却缺乏实力作为支撑。

首先从乐视超级电视说起,乐视超级电视正遭遇以酷开电视为代表的传统电视厂商互联网品牌的冲击。与酷开相比,乐视超级电视无论在上游产业链的把控能力上还是用户体验上都呈现弱势。在同等配置下,酷开电视硬件成本更低;而在用户体验上,乐视超级内容收费超级贵,开机广告超级长,UI交互超级杂,面对酷开这样的强势品牌,乐视超级电视已露疲态。

而在网络视频领域,乐视网面对的对手更是强手如林,优酷土豆、爱奇艺、腾讯等竞争者都实力不凡,乐视难取上风。乐视虽然在网络自制剧和版权商乐视进行了大量有益的探索,但在实际的用户使用习惯中,大多数用户第二年就不再交纳490元的视频会员费用,乐视想通过会员模式支撑乐视版权内容变现的做法实在是乏善可陈,缺乏想象。

今天乐视发布的三款超级手机更是不值一提。超级手机1配置不尴不尬,1499的价格也处于一个千元机用户买不起,发烧用户看不上的位置;超级手机1 Pro和超级手机Max采用的处理器是骁龙810,这样一款处理器目前尚未量产,存在发热量过大的缺陷,目前国内还没有几家手机厂商敢在热门机上使用这样一颗处理器。而在定价问题上,超级手机1 Pro 2499的价格确实缺乏竞争力,愿意超级手机多掏一年会员多费用的用户确实不多。

超级电视、网络视频、超级手机等热门领域都举足维艰,乐视在电商、超级汽车等颇具话题效应的领域中又无任何建树,乐视其实已经危机四伏。

商贾贾跃亭,不为盈利为圈钱

核心业务遭遇劲敌,财报数据巨亏的今天,乐视股价却还在不断上涨。公开数据显示,在今年头31个交易日中,乐视网出现7个涨停,累计上涨近200%,而股价的上涨正是在“内容平台+乐视网+智能电视+智能手机+电动汽车”的生态前景下诞生的,再加上国有传媒集团的并购传闻,乐视的股价堪称诡异。

对此,乐视竞争对手还通过解释“贾”的两个读音和释义暗讽贾跃亭纯粹是个“商贾”。贾跃亭不断通过各种话题炒作乐视的股票,不是像酷开一样真正的潜心于产品。的确,贾跃亭是个非常能讲故事的商人,如果要非要为他划分流派的话,贾跃亭是颠覆派故事的代表人物,颠覆者犹如点亮夜空的彗星,杰出是他们的追求,改变行业格局是他们的目标。

只可惜,诡异的股价终究要露出真相,乐视生态的颠覆故事不过是贾跃亭圈钱的小把戏。贾跃亭游走在政商两界,素来以红顶商人自居,长久以来炒作的政治传闻虽然让乐视和贾跃亭本人多了一分传奇色彩,可玩火终究要自焚。

今天的乐视生态不过是贾跃亭又一个漂亮的故事,这个漂亮的故事讲出来只是为了打着生态系统的幌子卖电视、卖手机而已,卖电视、卖手机之余,乐视或许只是为了靠生态圈画饼圈钱。

总结:

画饼圈钱的故事不可能讲得长久,乐视更需要学习它所对标的两大对手:小米和酷开。

小米的生态圈建设和电商新方向显得更踏实靠谱,不断收入雷军囊中的智能硬件创业团队与小米手机等核心品牌打造成了一支“雷军系”航母舰队。

酷开的专注则显然更稳健。酷开作为传统电视厂商的互联网品牌,只专注于互联网电视,在供应链、视频内容和用户体验三大点上不断发力,在传统电视厂商哀鸿遍野的今天,酷开强势搅局,步步逼退乐视的进攻,已经成为了的互联网电视品牌。

无边界,不靠谱。互联网公司发展过程中忌讳的也正是乐视这样的毫无边际,未来能够讲好互联网故事的人显然也不会是贾跃亭。

曲阜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昆明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贵州癫痫病专科
西安治疗卵巢炎医院
茌平县第二人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