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石破三国

发布时间:2019-06-24 15:56:44 编辑:笔名

说到这儿夏侯惇忽然警惕的看了季石一眼,他立时便住口不提了。季石道:“夏侯将军,你且将话说完啊。”说完一定可以得到答案,季石于是语气上也显得颇有些激动了。可是夏侯惇却没再接着向下说,他闷闷不乐的转身,就要自行走去。季石在后面喊着:“夏侯将军且请留步,我有话还要说。”夏侯惇却显得意兴索然,没有转身,只是粗声粗气的道:“可是我并没有什么话好讲了。”说罢夏侯惇作势继续向前要行去。季石有些个急了,他立即大步追过去,伸手一掌向夏侯惇肩头击去,夏侯惇身形一侧,季石没有打中,而夏侯惇已经是滴溜溜的转过身来,正对面对着季石了。身形之快,是好手的表现。夏侯惇对季石怒道:“你要干什么?”季石却轻轻一笑道:“我不干什么啊,我就是想讨教一下夏侯将军你的武功如何?”说吧,季石双拳一错,一个虎扑向夏侯惇攻来,夏侯惇冷冷一笑,双拳展开跟季石交战一处。季石虽然立即便感觉到对方的混杂了杀气的巨大压力,但是季石却心神不乱,因为他惊喜的感觉到自己真的取得了飞速的进步。想之前文丑跟夏侯惇大战之时,季石甚至悲观的想换作自己去战上面比武正烈的两个人,自己可能连十回也走不了,可是这一回经过文丑的悉心指点,还有自己的天生良好悟性,进步神速超乎于自己的意料之外也。季石跟夏侯惇一连斗了十几回,夏侯惇的脸上也流露出来一些讶异的表情,忽然大喝一声,双拳陡的加快,季石终于抵不住了,被夏侯惇双掌笼罩在滨掌风之中,季石却完全的失去了抵抗之力,不过夏侯惇当然不会那么的贸然去伤了主公的盟弟,他就在双掌按住了季石双肩之际,力道减弱了,然后双掌只是向下收力一压,季石身子半坐于地,夏侯惇就收了手。目光看着季石道:“嗯,少年人,怪不得主公跟你结拜呢,你的武功不错,能够跟我夏侯惇力战这么久,也是一条好汉了!”即便是夏侯惇还算不得的武将之列,比之于张飞关羽赵云等人还有不小的差距,可是季石相信那差距极小的,所以现在季石他能够得到夏侯惇这样的评价,他已经是很高兴了。季石从地上重新站起来时。目光看着夏侯惇道:“夏侯将军你武功很厉害,其实文丑将军他自认并不能胜你半分的。”夏侯惇似有些意外,道:“季将军你说的可是真?文将军他真的是这么说的么?”季石道:“当然了。我所言非虚。”夏侯惇道:“那他是算有自知之明了。”季石又抓住夏侯惇此话道:“夏侯将军,是的,你跟文丑将军的武功,我本来就坚信是在伯仲之间的,所以你败了我知道一定是另有隐情的。”既然先前的对话策略不奏效了,那么季石准备换一种说法,他索性直接的挑明了此事矣,且看那夏侯惇如何反应。夏侯惇道:“季将军你,是不是听主公说了?”夏侯惇还是没有什么心计的,他这么说,当然被季石顺坡下驴,道:“是的,我大哥其实告诉我了。”夏侯惇见季石如此说,他果然相信了,道:“那你早说吧,既然主公都告诉你了,我也就承认了,这我的确是故意输给那文丑的。”虽然说季石之前已经猜到了,可是真听夏侯惇直承此事,他还是怔了一怔。再联想到曹操当初在夏侯惇跟文丑一战前对夏侯惇连比带划的样子,于是季石说道:“我大哥有他自己的想法。”季石说了一句颇为含糊而没有任何毛病的话。夏侯惇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主公当时让我在相持不下之时就故意输,我听了心里十分的疑惑。”“相持不下之时故意输?”季石似乎没太明白这句话。夏侯惇点头道:“是啊,主公当时告诉我说,如果我能够击败文丑就击败好了,如果进入相持阶段,我就主动卖个软处,认输罢了。”夏侯惇故意输,原来是大哥曹操特别有授意的,绝不像陈宫所想的那样是卖主——当然,这种想法,自陈宫提出来之后,就压根儿没在季石脑子里扎下过根儿。现在的事实也证明夏侯惇的确是对曹操忠心耿耿的。季石再回想当初,曹操连比带划的对夏侯惇说什么,自己还在纳闷,曹操不可能对夏侯惇在比武中提出什么好的建议吧,原来却是在让夏侯惇于机会适当之时放水呀。如今关于夏侯惇方面的所有疑惑都解决掉了,至于曹操为什么会这么做,那就是曹操方面的问题了,季石决定去找找曹操。而夏侯惇带着压抑的表情离开了季石。季石很能明白夏侯惇的心情,作为军中一员虎将,在十八路诸侯面前故意输给文丑,的确是一件很没有面儿的事情,只是主公的命令,夏侯惇是不敢不遵守的,所以又因为夏侯惇想不明白曹操为何要这么做,所以他心里一定是觉得十分的憋屈的,所以才在这儿狂练不已,也算作是一种很好的发泄方式吧。季石沉吟了一会儿,也离开了此间。再次回到议事大厅,这一回大哥跟二哥都在。陈宫先道:“三弟,你找着夏侯惇了么?”季石道:“找着了,可是此事与夏侯将军无关。”“哦,其中还另有隐情么?”陈宫显然听了季石此话,将问题想得更加的复杂化了。季石道:“二哥,此事跟咱们大哥有关咧。”“啊?”陈宫又显然脑子没有转得过来。季石道:“大哥,你让夏侯将军故意输给文丑的吧?”季石转头面对着曹操。曹操不假思索回答道:“是的。”陈宫听大哥这么说,立即惊叫了起来,道:“大哥,你为何这么做呢?”陈宫因为夏侯惇输给文丑,从而导致曹操没有能够当上总盟主,他正在十分郁闷呢,现在却听到曹操如此说,当然大为震惊了。曹操看着陈宫惊讶的脸道:‘“我自有道理的。”陈宫道:“可是之前大哥你不是已经答应了三弟,你要争当这一个重要的总盟主之位么?”曹操道:“我是答应过的,不过我让夏侯惇将军输却是有条件的,我告诉他如果能取胜自然取胜,可如果不能,则可以故意败给对方。”陈宫很是激动的站起身来大声道:“可是大哥,这是为什么呀!”季石比陈宫显得更平静一些,他冷静的想了一回,已经知道了曹操的心思,现在就替大哥说出来吧:“二哥,大哥一定是怕两位将军如果都存了必胜之心,而到时两位将军又是实力在伯仲之间的话,强争输赢,只怕有所伤亡,两位都是各自军中的重要人物,文丑还是袁军的先锋官,到时两家必伤和气,而说实话,关东十八路诸侯,多半还是袁军跟曹军马首是瞻的,到时则联盟之气氛必被破坏矣!”季石分析了一通,曹操目光里带着赞许的看了季石一眼,然后才转过头对陈宫道:“三弟说得不错,二弟,我就是这么想的。”陈宫呆了半晌,终于脸带苦笑,好久才说出一句:“大哥,你真是有容人之心啊。”闻听陈宫此话,季石心里三不由得一动,要说谋略陈宫当然厉害,但是跟曹****大局观还是差了很远的,要不曹操能够笑到,而陈宫只能是在历史上昙花一现呢!季石他也看出来了,虽然陈宫嘴上这么说,可是他脸上的那一抹苦笑始终没有消去。果然陈宫隔了半晌又叹了一口气道:“总盟主之职没有在合适的大哥你手里,我只怕,唉!”陈宫的话并没有说完,可是无论是曹操还是季石当然都听得出来他言下之意了。曹操劝道:“二弟,你也不必太过于担心,咱们只要团结一心,还是大有击破董贼的机会嘛!”陈宫道:“但愿如此吧!”季石看得出自己的这一位二哥还是心里很担忧的。劣币驱逐良币,袁绍驱逐曹操,在一个错误的领导下能取得一个满意的结果么?对于季石来说,这可能并不是重要的事,重要的是季石希望在这一次大战里找到自己的位置有自己的势力,无论是在袁军还是在曹军,都可以。袁绍当然是高门望族,可是对于他实在的本领只能是嘿嘿了。季石正想着袁绍的事,忽然外面有一人急奔了进来,对曹操道:“盟主袁公处有人来报急信。”曹操愣了一下,道:“快让他进来。”来人是一名军校,满头的大汗,对曹操深参一礼道:“曹将军,我盟主有请曹将军去一趟。”曹操一怔,急问道:“是有什么重大军情么?”季石心里也紧张起来,暗自寻思着:莫非董卓吕布那边的关西军有所行动了么?那军士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盟主让我来得甚急,可能是出了什么大事。”曹操陈宫季石三人相互望了一眼,便不再多说什么,立即连袂跟那军士而去。出了陈留城,直奔袁绍大军驻扎处。一路之上,曹操陈宫季石兄弟三个都在纷纷猜测究竟出了什么事儿,可是无一人能够猜中也。因为军士语气大急,所以三人带了这一队人马也赶得甚急,季石只觉得两耳生风,身边的大树都快速的向后面移去了。先经过了先锋营驻扎处,并不停留一丝一毫,继续向前赶路,不久就可以远远看到袁军大营高处的彩旗飘扬了。军营辕门的不远之处,有一队人马已经迎了过来,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新任的总盟主袁绍是也。曹操见状越拍马越众而出,来到袁绍面前,施礼道:“盟主亲迎,太不敢当了。”

鄂尔多斯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马鞍山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青海哪家医院专治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