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庶女有毒

发布时间:2019-06-25 14:51:49 编辑:笔名

郭家还是一切平静,没有人知道宫中发生的一切。郭夫人迎了上来,见李未央神情淡然,便微笑道:“惠妃娘娘身体还好吗?”李未央笑容如常的将在宫中的事情汇报了一遍,只是略去了在御书房的那一段。郭夫人摇头叹息道:“冰冰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傻呢,她明知道衍儿是不会再回来了,又何苦如此自苦,找个人家嫁了,不也很好?守着这么一棵树吊死,真不知道叫人如何是好啊!”郭夫人心地善良,她既没有怪罪纳兰雪,也觉得陈冰冰十分的无辜,尤其回过头来想一想,其实陈冰冰并没有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甚至于很多的事都是别人强加在了她的身上。郭夫人是一个推己及人的仁慈妇人,她的神情李未央都瞧在眼中,于是,李未央轻轻上前,握住了郭夫人的手道:“情这一字,是难解。二嫂当年对二哥是何等的痴情,如今失去了二哥,她自然生无可恋,若是将她强行拘在陈家,或是逼她嫁人,对她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常伴青灯古佛,也许有一天她能够想通,日子才会好过。”郭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点了点头。这时候,李未央瞧见胖乎乎的敏之笑嘻嘻地迈着小短腿向她跑了过来,她便微笑着俯身抱住了敏之,柔声道:“今天练字了吗?”敏之大力地点头:“姐姐,敏之给你看!”说着,他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十分宝贝地展开,上面满满的写着今天的功课。李未央仔细端详一阵,这才点了点头:“书法倒是有进步了,不过敏之不要总记着玩儿,要多和先生学一些有用的知识。”敏之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忽闪忽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李未央本来也不希望弟弟有多少文采,只是不要过于顽劣就行了,此刻见他点头,便微笑着戳了戳他婴儿肥的脸道:“要吃糖糕吗?”敏之一听顿时眼睛发亮,十分开心地道:“要吃!”李未央向赵月招了招手,赵月便将刚才一路回来的时候在街上特地买的芙蓉糖糕送到了敏之的面前。敏之一边吃得满嘴留香,一边还不忘了将一只糖糕送到郭夫人的面前道:“娘,你也吃!”李未央瞧见这一幕,不禁蹙眉,刚要阻止敏之,他的手上汗呼呼的,就这么拿着芙蓉糖糕去递给郭夫人,实在是有些不敬。谁知郭夫人一伸嘴,竟然真的咬住了那糖糕,仔细尝了一口道:“嗯,又香又软,果然是好味道。”敏之咯咯地笑起来,李未央一愣,随即也微笑。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了郭夫人一直照顾敏之,李未央看得出来,对方是真的将这个孩子视如己出、认真抚养,正是由于有了她的精心照顾,敏之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更健康。如今这孩子跑跑跳跳,说说笑笑,性子十分活泼,和当初已经没有什么两样了,只是偶尔还会做一些噩梦。想是当年的情景实在过于惨痛,以至于一个幼小的孩子,到了今天同样没有办法遗忘……可是李未央每次问他做了什么梦,他却只是摇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想到这里,李未央的面上闪过一丝阴沉,敢将她的弟弟伤成这个样子,裴皇后是一定要付出代价的!郭夫人看着李未央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开口道:“刚才静王殿下派人送来了一些礼物,你要瞧瞧吗?”李未央一愣,随即道:“静王殿下吗?”郭夫人点了点头,其实,这些日子以来静王并不曾因为李未央拒婚而失意,反而和从前一样,继续送来一些小礼物,或是琴谱棋谱,或是上好的笔墨纸砚,或者是一些孤版的书籍,用来讨好佳人。这样细水流长的柔情攻势,让郭家的人都不禁觉得十分的感动。郭惠妃也三番五次来向郭夫人说明,希望她能重新考虑二人的婚事。郭夫人固然知道静王的心思,可是李未央却始终是十分的疏离,从来不为所动。郭夫人看见李未央神情淡然,很明白她的心思,不禁道:“静王殿下彬彬有礼,从不咄咄逼人,又是礼数周全,纵然他痴心追求,但你若是真的无意,母亲会想法子替你拒绝他的。”事实上郭惠妃虽然还是会习惯性的提起两人的婚事,可是却无逼迫之意,只是请郭夫人再三衡量,而静王元英也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反倒是不紧不慢地叫众人都看清他的决心。李未央纵然不愿意嫁给他,可是却也没有将人拒之门外的道理,更何况这些礼物,对方已经说明只是送给表妹的。郭家其他人也都有不同的礼物,并不是专门给她一人,她若是回绝,倒有些不近人情了。越是如此,越能见到静王的心机。所以,李未央只是微笑道:“母亲不必在意,我冷待一些,想必过些日子静王殿下也就会将我淡忘了。”郭夫人也是这样的看法,毕竟静王身边美人众多,早晚要选妃的,等不了李未央多久,她道:“这样也好,毕竟惠妃娘娘是你的姑母,咱们两家还是要往来的。”李未央点了点头,随即看向敏之道:“敏之,近在府里呆得久了,要不要陪姐姐出去玩?”听到这句话,郭夫人连忙阻止道:“近外面这么乱,还是不要出去了。”李未央摇了摇头:“我想去慈济寺为敏之求一只签。”当她这样说着的时候,神色之中却流露出了一丝冷意,郭夫人瞧在眼中,不禁觉得十分奇怪。刚要探询,却见李未央已经陪着敏之玩耍了起来。郭夫人心头更加纳闷,不知道刚才李未央突然要求要去慈济寺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今可是刚刚出了赵家的事情,外面多少有点人心惶惶,不知多少人暗地里盯着郭家。郭夫人心里不安,想要继续劝阻李未央。这时候,就听见有脚步声在一旁响起,婢女们恭敬行礼:“三少爷。”郭澄面带微笑,走上前来道:“母亲,既然妹妹想去,我就陪她一起去就是了,你不必担心,慈济寺也不是很远,不会出什么问题的。”郭夫人还是觉得不妥,便劝道:“你这个傻孩子,我还不是担心你妹妹和敏之的安全吗?你别忘了,如今裴家的人有多恨咱们!”郭澄却是神情从容,丝毫不以为意:“恨又如何,如今裴家真正顶用的,也不过是一个裴弼而已。儿子听说他近这段日子都在延请名医,肯定是旧病复发,肯定是前几日的事情将他气得不轻,这样的一个病鬼,又能活多久?母亲不必太过在意。”郭夫人见他无论如何都不肯听,不由面上露出焦急的神色道:“这裴弼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你们不要掉以轻心!”李未央的笑意温婉而柔和:“母亲,与其坐以待毙,等着对方来报复,不如引蛇出洞更好!”郭夫人一愣,心底更为震惊:“你要以身作饵?!不行,这太危险了!”李未央只是淡笑,神情之中流露出一丝冷漠:“母亲不必再劝了,我心意已决,这件事情,我会和三哥他们好好商量的,你放心吧!”郭夫人还要说什么,敏之已经拉住了她的裙摆,郭夫人低下头,敏之笑眯眯地将一朵花递给了郭夫人,郭夫人轻轻接过,拍了拍他的头,敏之便又绕着她转圈圈,咯咯笑起来。郭夫人这才抬起头,又去寻李未央,可是她却已经和郭澄走得远了。郭夫人不禁叹息一声,对这些孩子啊,她是真没有办法,一个个都是胆大包天,叫她该如何是好……走下台阶的时候,李未央转身向郭澄道:“三哥,待会就请你将咱们要去慈济寺上香的消息放出去。”郭澄面上露出一丝犹疑道:“你的心思我明白,只恐怕裴弼不会这么容易上当。”李未央笑容和煦:“是啊,裴弼是个奸猾之人,又十分的多疑,他自然不会轻易上当,可是裴家不是还有别人吗?”郭澄听到这里,心头却是一跳道:“别人?小妹,你说的莫不是……”一阵风吹过,扬起李未央的裙摆,她却只是一动不动,在视线与郭澄对上时,露出了一分不动声色的笑容。

贵州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南宁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云浮哪家医院治白癜风

上一篇:混世穷小子

下一篇:无尽攻略系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