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往昔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40:25 编辑:笔名

我在城里读书的时候,住在一个单位的家属院里,中间是个小花园,花园的一周住了十来户人家,几乎全是本单位职工,有两个读小学的邻居,男孩叫子明,看上去瘦弱,安静,女孩叫叶子,纯真可爱,时间长了,从男孩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似乎很在意这个女孩,经常在她家进出,形影不离,后来女孩搬走了,男孩很失落,每走过她家门口,还是习惯的往里看一眼,但已是物是人非了。    十月的午后,温暖的阳光洒照在小院里,格外安静,子明趴在窗户上,伸出小脑袋往外看,被光线照射的眯着眼,怎么没有一个小伙伴?今天可是星期天!回头看看桌子上的作业,眉头一皱又转回头,很想去小花园里玩一会,于是就悄悄的溜了出来,顺着花园转了一圈,莫名的走到邻居家门口,伸伸头隔着纱门往里看,好像没人,转身要走。  “子明。”这时有个甜甜的声音,喊住了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纱门被推开,从房间里走出一个小女孩。  笑着对他说:“来我家玩吧!我爸妈加班去了,就我一个人在家。”子明摸着脑袋,笑嘻嘻的走了进去。  这个小女孩就是叶子,是刚搬到这院里不久,圆圆的脸,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往上翘,乌黑的头发有点卷,看上去有点像洋娃娃,子明进到房间里,好奇的环顾了一周后,盯着她,傻呵呵的笑,不知为什么笑,也许是自己喜欢,不知如何表达。从那以后,子明隔三岔五的跑到她家去玩,时间长了,两个人成了好朋友,子明在学校里,和同学谈到班里的女生时。  自豪的说:“还是我邻居看。”  有个同学怀疑口气说:“我不信,除非让我看看。”  子明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就答应了,和同学约好了时间。  晚上放学回去,子明看到叶子一个人在门口玩,跑过去,手挠着头诡异的说:“作业做完了吗?吃好饭去玩一会。”叶子眨了眨眼睛点点头。  子明吃饭的时候,眼睛盯着墙上的挂钟,心不在焉的样被爸爸看出来了,“子明,你有什么事吗”?他摇摇头,把碗里剩下的饭吃个精光,看着爸爸饭后去了里屋,子明才敢悄悄的溜出来,天色已暗,小院的路灯慢慢的亮了起来,他走到叶子家门口,学了两声猫叫,“喵,喵,”,叶子轻声的走了出来,神秘的回头看了一眼,把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两个人蹑手蹑脚的朝小院门口走去,到马路边才敢松口长气,生怕被家人发现喊回去,这是两个人头一次单独走出小院,小心的穿过马路,往街里面走去。  这时叶子突然好奇的问:“我们去哪玩呀?”子明不敢说实话。  笑嘻嘻的但又很认真的说:“就前面,很好玩的。”  接着问叶子,“我的脸红吗?”  叶子看了看说:“不红呀!怎么了?”  “噢!没什么,不红就好。”  子明内心窃喜,原来在女孩面前说谎,也可以做到不脸红,这时子明远远看见自己的同学,在路灯下面猴急的东张西望,他带着叶子走了过去,假装没看见。  “王子明,王子明。”这时他同学在大声喊,子明还是装听不见。  “有人喊你。”叶子拉了下子明的衣服说。  子明故意怔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笑着说:“哦!是同学,你在这等我,我过去下。”  他径直走到同学的面前,有意挡住视线,可他同学还是歪着脑袋盯着不放。  “你还看,再看她会发现的,你赶紧走吧!”  子明紧张的边说边推着,同学一幅羡慕的眼神,伸出大拇指,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叶子走了过来,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子明说:“还去不去玩了?”  子明愣了一下说:“我们改天再玩吧!我好象有门功课忘了做。”  叶子听到这,撅着嘴转身就往回走。  子明紧跟其后着急说:“生气了?都怪我记性不好,要么我们去玩,大不了明天到学校罚站。”  叶子想为了玩去罚站,无奈的说:“算了,你还是回去做作业吧!省的明天罚站到时怨我。”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回到了院里,子明回到家里,躺在床上,似乎对今天做的事情有点后悔,想想同学那直勾勾的眼神,心里觉得不舒服。  又是个星期六,傍晚的时候,飘洒着雾雨,子明趴在窗户上,看见叶子在门口走廊下,跟她家的狗狗在玩,他把抽屉打开,拿出准备好的一寸黑白照片,放在衣兜里,装着若无其事,顺着走廊,晃晃悠悠的来到叶子的旁边蹲了下来。  摸着狗狗的头说:“这狗好像不长个,天天还吃那么多。”  叶子听了捂着嘴偷笑说:“你懂什么这是京巴狗,长不大的。”  这时子明难为情的挠着自己的头,傻呵呵的说:“这样的,我说呢!跟猫一样大是什么狗呢!”  过了会子明看看周边没其他人,悄悄的从衣兜里把照片掏出来,放在叶子手里神秘的说:“我的,放好,别让其他人看见了。”  叶子对子明笑了笑小声说:“知道啦!”  顺手装进自己的裤兜里,用小手拍了两下,转身进了房间里,片刻间又走了出来,手里拿张小照片递给了子明。  子明看着照片又看了眼叶子傻呵呵说:“送给我的?”叶子微笑的点点头。  子明小心的把照片装进衣兜,又低头往里看一眼,害怕折皱了。  回到家子明拿着照片,坐在床边一筹莫展,不知道把照片该放哪里!,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和反复的纠结,决定先暂放书包里。叶子拿着照片也是束手无策,放哪都怕被别人看见,危险的地方安全,简单就是真,索性就装裤兜里,每天随身带,这样更放心。  一晃两个星期过去了,子明把叶子的照片找到了归宿,藏在自己里第365页,而子明的照片就没那么幸运,送给叶子的第三天就光荣落水牺牲了,裤子被妈妈直接扔进洗衣机里,等发现,照片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冬天来临的时候,小花园里消失了往日的生机,除了两棵青松傲然挺立,只有月季和秋菊凋谢残留的花瓣,地上飘落的梧桐叶,北风吹过会沙沙作响,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子明眉头紧锁,再为自己的作文(我的家乡)敏思苦想,上课时一直是全神贯注,可还是难以下笔,他想起了老师的一句话:“天下文章一大抄,你抄我抄他也抄”。便翻出自己的《作文评选》,查找类似的作参考,结果令他大失所望,大都是描写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的句子,而子明所在的是平原,既无山也没水,在他心里能谈得上景色的,除了眼前萧瑟的小花园,那只有城中的一条河和郊区的农田了,无奈!东拼西凑成就了一篇让老师看后摇头叹气的“好”文章,心想,这孩子没救了,就是朽木一根。  叶子看似比子明开心许多,做完作业会逗自家的小狗,玩的不亦乐乎,有时会去子明的窗前偷偷的瞄上一眼,然后悄悄走开。  等再见子明时会说:“我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子明肯定说:“我才不信。”等叶子说完,他会诧异的问:“你咋知道的?”  这时叶子就会禁不住的开心大笑起来。  每个星期六的晚饭后,院子里亮起了灯光,小伙伴们会聚集一起玩耍,警察抓小偷、捉迷藏,分派的时候,子明会费尽心机,争取把叶子分派和自己一组当警察,这样威风凛凛的同时更是自信十足,叶子习惯了跟在他身后。捉迷藏,他会带着叶子躲在一个大家意想不到的地方,虽然每次叶子都说怕黑,但在他的鼓励下,还是藏在没有一丝光线的角落,傻呆呆的躲着。  直到对方大声喊:“认输了,快出来吧!”  两个人才会从黑咕隆咚,犄角旮旯里,乐呵呵的跑出来。  深冬的傍晚,天色慢慢变的阴沉下来,下起了小雨掺杂着雪子,不久便飘起了雪花,如柳絮随风飞扬,飘在窗户玻璃上,渐渐融化成水珠向下滑落,房间里很温暖,子明在用心做功课,无意间抬头望到窗外,满脸惊喜,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站起来边跳边叫:“下雪喽!下雪喽!”  兴奋的冲到了走廊下面,试探的把头伸出去眯着眼面朝天,雪花飘在小脸上凉凉的,冰冰的,任意它慢慢融化,伸出舌头尝一下似乎有甜甜的味道,雪越下越大,好像一张交织的巨大白网,撒下整个夜空。  “子明,进来吃饭。”房间里传出了爸爸的喊声。  叶子在房间里坐立不安,心早已飞到外面,妈妈不同意出去玩,又找到爸爸软磨硬泡,终于取得了胜利,在爸爸的叮咛下,叶子从头到脚全副武装,高兴的跑了出去,看着洁白的雪花,漫天飞舞,开心的抬头仰望,伸出双手跳跃迎合着,她忘记了寒冷,尽情的与雪花一起舞蹈,慢慢的伙伴多了起来,飞奔、欢笑、小院里一下子热闹非凡,子明这时跑到叶子身边。  笑着对她说:“你蹲下,我拉你滑雪。”  叶子歪着头说:“这样行吗?”  “行的”子明说话的同时,拉住叶子柔软的双手,心里掠过一丝快意,猫着腰倒退行走。  叶子紧张的看着子明说:“你要慢点,不然我会摔跤的。”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子明笑呵呵答道。  周边的伙伴们一对对的模仿起来,互相追逐,子明不由得加快速度,紧追不舍,吓的叶子啊啊大叫。  子明稍一疏忽和前面的小伙伴撞到了一起,摔个仰八叉,叶子也被惯性甩到了一边,子明没顾自己的疼痛,赶忙爬起来冲到叶子身边,  神色紧张的问:“没事吧,痛不痛?”  叶子坐在雪地上揉着胳膊瞪大眼睛说:“叫你慢点,你偏快,摔跤了吧!”  子明满脸歉意的说:“都怪我,我给你揉揉吧!”  叶子点点头露出笑意说:“那好吧!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子明轻轻的揉着,她那支疼痛的胳膊。  这个时候大人在自家门口呼唤各自的孩子,小伙伴一个个的慢慢散去,花园边的灯下,只剩下子明和叶子。  “现在还痛不痛了?”子明关心的问道。  叶子自己用手摸了摸胳膊说:“好多了,都没人了,我们也回家吧!”  “好吧!我帮你拍下身上的雪。”子明说着用手轻轻的拍打着。  叶子看到子明头上的雪笑着说:“你都快成雪人了,我也帮你拍一下。”  院里恢复了平静,雪飘飘洒洒下个不停,渐渐的填满了留下来的窜窜脚印,整个小院被银装素裹。  时光飞逝,一晃几年过去,转眼子明读了初中,他没像其他同学一样,长的高大挺拔,还是像个小学生,班主任让他坐到前三排,这样才不会被挡住视线,第二年,叶子也读了初中,恰巧是和子明一个学校,知道这个消息他很开心,心想这下可以天天同去上学,但叶子变化很大,像换了个人似的,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高挑的身材,眼睛清澈明亮,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粉红,饱满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整个人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子明和她站一起还低半头,心里难免会有点自悲。  子明虽然高个年级大她两岁,但今夕不比往日,没有当大哥哥的自信了,知道自己保护不了她,叶子如春风得意,魅力四射,她的外表和气质,让学校不少男生穷追不舍,导致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子明压根不敢掺和进去,勇做追求大军中的一员,想想他那单薄的体格,哪够经得起一拳,他没有去捍卫自己所谓的爱情,选择了退避三舍,子明和叶子之间慢慢的产生了距离,他变的沉默寡言,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句话让子明开始怀疑,和自己的想象相差千里,每天陪在叶子身边的竟然是别人,而不是自己。偶尔碰到一起放学回来,路上聊了几句,但没有以前那么轻松自如,他很想回到过去,回到那时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时光,就这样子明内心煎熬着又过了一年。  快放暑假的前期,子明从叶子家门口走过时,叶子喊住了他:“子明,我们家快要搬走了,和你说一声。”  子明感到很突然,同时心情一下落到低谷,可还是装着很沉稳点了下头说:“哦!那以后可要经常来玩。”  子明好像还有话要说,却欲言又止。  放暑假期间,子明回农村老家待了一段时间,等他回来的时候,叶子家已经搬走了,每次经过她家门口,还是习惯的往里看一眼,望着空荡荡的房子,仿佛听到叶子的欢笑声,子明初中毕业的那一年,叶子转了学校,去市里读技校,子明很难再看到她,陪伴他的只有那张一寸黑白照片,有多少的不舍,多少的思念,已无力挽回,停留在他脑海里的,永远都是童真年代时的叶子。 共 463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附睾炎会复发吗,有那些影响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爱的瞳孔2

下一篇:追逐5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