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武道玄皇 第六百一十一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发布时间:2020-02-15 19:33:02 编辑:笔名

武道玄皇 第六百一十一章 好汉不吃眼前亏

凌寒一听那人认得枯骨族长,以为那二人是枯骨族长的旧识,便道:“这位赵先生,枯骨族长并不在这里!”

那赵先生一听,神色有些难看,一脸阴郁的道:“枯骨族长他去了什么地方,快带我去见他!”

天宝见那赵先生的口气十分生硬,心中有些生气,不耐烦的道:“那枯骨族长有手有脚,去了哪里,我们怎么会知道!”

那赵先生听出天宝的意思,眼珠一瞪道:“你是不是仙酒族人,怎么能不知道枯骨族长去了何处?”

天宝听罢,心中更是有气,眼珠也是一横道:“我是不是与你何干?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算是哪根葱哪根蒜?”

“你!”那赵先生听罢,顿时气结。

凌寒想罢,便道:“二位仁兄,在下只是枯骨族长的好友,也是来拜访枯骨族长,只是并没有遇到,枯骨族长去什么地方,在下的确不知!”

“嗨,我就説你问他们也没有用,你看看他们那副样子,一个残废,一个半死不活的!”赵先生旁边的那个男子轻蔑的道。

“你説谁是残废呢

?”天宝听了,勃然大怒。自从他的双脚受伤之后,这残废这句话,便是天宝不愿意听到的字眼。他平日里,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将自己当做一个残疾人。

那个男子根本没有将凌寒与天宝放在眼里,不顾身边那赵先生的阻拦,粗声粗气的道:“説你呢,怎么样?”

没等凌寒与那赵先生反应过来,天宝一怒之下,提起一根白骨拐杖,便朝着那男子的腰间戳去。

那男子方才敢于同天宝叫号,就做好了与天宝动手的准备,看到天宝的白骨拐杖戳来,那男子不慌不忙的一闪身子,随后伸出一手,准确的抓住了天宝的白骨拐杖。

天宝原本就是一肚子的火气,见自己的白骨拐杖又被那男子抓住,更是生气,急忙用力猛地拉那白骨拐杖。

那男子自然是不放手,也用了的拉着那根白骨拐杖,就想要从天宝的手中夺过那根拐杖。

那赵先生一见,急忙道:“兄弟快放手,既然都是枯骨族长的好友,大家不要伤了和气。

凌寒也对那男子道:‘这位兄台还请放手!”凌寒嘴上虽然説得客气,但心中对那个男子,已经完全没有了好印象。只要那男子再有些过分的举动,凌寒便也忍受不了,便要动手了。

那男子听了,嘴角微微一笑,握住那白骨拐杖的手猛然一松,还朝天宝的那边一送。

天宝本来就用力拉扯,此时那男子竟然猛地松手,天宝顿时朝着后面仰去,眼看就要摔个四仰八叉。

就在天宝要摔落在地的时候,只见凌寒一个箭步,奔到了天宝的身后,伸手一拦,扶住了即将倒地的天宝。

那人见天宝险些摔倒,心中十分痛快,眼角偷偷挂着笑,嘴上却佯装关切的道:“这位兄弟,我都将这拐杖还给你,你怎么还这么不xiǎo心!”

天宝方才一试,已经知道这男子的修为至少已经达到了舒筋,而自己此时修为全无,虽然还记得一些功法的招式,但若是与这男子相斗,定然不是对手。天宝虽然有气,但也不好意思让凌寒出手,只得好汉不吃眼前亏。

但凌寒心中却十分的恼怒,因为那男子如此对待天宝,只见凌寒将天宝扶起后,径直的走近那个男子,眼中充满了愤怒。

那男子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灵压从凌寒的身上发出,竟是压得他难以透过气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青年居然可以发出灵压,要知这灵压只是那畅血修为的高手才能发出的!

那男子方才也暗自测试了凌寒与天宝的修为,察觉到二人的修为都不高,他才敢如此放肆的。

哪知,这男子想要欺负人,却一脚踢到了石头上,结果怕不只是折了大脚趾这么简单。

“这位xiǎo兄弟,不要动怒,都是自己人,是误会误会!”那赵先生虽然没有被凌寒的灵压包围,但见到那男子一脸的惊恐,立刻猜出了情况不妙,急忙朝着凌寒赔礼道。

只是凌寒斜着眼睛朝着那赵先生看了一眼,一股灵压随即压向了那赵先生。赵先生立刻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言。因为,一个舒筋修为的武道者,在畅血修为的武道者面前,根本没有説话的资格。

那个男子开始还想对抗一下凌寒的灵压,只是刚刚运出真气抵挡,便感觉到凌寒的灵压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在了头上,他运转出的那些真气,根本抵不住凌寒的一股灵压,登时就被压得跪倒在地,浑身如同筛糠一般的颤抖,并且一句话都説不出来。

忍受不了,便要动手了。

那男子听了,嘴角微微一笑,握住那白骨拐杖的手猛然一松,还朝天宝的那边一送。

天宝本来就用力拉扯,此时那男子竟然猛地松手,天宝顿时朝着后面仰去,眼看就要摔个四仰八叉。

就在天宝要摔落在地的时候,只见凌寒一个箭步,奔到了天宝的身后,伸手一拦,扶住了即将倒地的天宝。

那人见天宝险些摔倒,心中十分痛快,眼角偷偷挂着笑,嘴上却佯装关切的道:“这位兄弟,我都将这拐杖还给你,你怎么还这么不xiǎo心!”

天宝方才一试,已经知道这男子的修为至少已经达到了舒筋,而自己此时修为全无,虽然还记得一些功法的招式,但若是与这男子相斗,定然不是对手。天宝虽然有气,但也不好意思让凌寒出手,只得好汉不吃眼前亏。

但凌寒心中却十分的恼怒,因为那男子如此对待天宝,只见凌寒将天宝扶起后,径直的走近那个男子,眼中充满了愤怒。

那男子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灵压从凌寒的身上发出,竟是压得他难以透过气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青年居然可以发出灵压,要知这灵压只是那畅血修为的高手才能发出的!

那男子方才也暗自测试了凌寒与天宝的修为,察觉到二人的修为都不高,他才敢如此放肆的。

哪知,这男子想要欺负人,却一脚踢到了石头上,结果怕不只是折了大脚趾这么简单。

“这位xiǎo兄弟,不要动怒,都是自己人,是误会误会!”那赵先生虽然没有被凌寒的灵压包围,但见到那男子一脸的惊恐,立刻猜出了情况不妙,急忙朝着凌寒赔礼道。

只是凌寒斜着眼睛朝着那赵先生看了一眼,一股灵压随即压向了那赵先生。赵先生立刻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言。因为,一个舒筋修为的武道者,在畅血修为的武道者面前,根本没有説话的资格。

那个男子开始还想对抗一下凌寒的灵压,只是刚刚运出真气抵挡,便感觉到凌寒的灵压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在了头上,他运转出的那些真气,根本抵不住凌寒的一股灵压,登时就被压得跪倒在地,浑身如同筛糠一般的颤抖,并且一句话都説不出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