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娘子回家吃饭

发布时间:2019-06-25 23:37:37 编辑:笔名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九月初九。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单老爹跟单夫人翻了好久黄历,确定这是个大好日子,于是二老兴高采烈的便把单金霖的婚期订在了这一天。因为西凉离锦鎏路途遥远,再加之单金霖透露将有贵客到,故而一众人商量之后,还是决定直接在天都城迎娶新娘子,等新娘三朝回门再回炎州宴请其他客人,才启程前往西凉。单金霖虽然对自己的婚礼如此复杂颇为微词,但架不住自家爹妈跟小妹都是各种兴致勃勃,也只能由着他们去了。为怕未婚妻薄小姐被吓到,他甚至洋洋洒洒的写了老长一封信送过去告罪。薄尚书是个古板守旧的人,早在一两个月前就规定了两人婚前不能再相见,所以两人已经好长时间未见到了。纳吉纳彩,之后才是迎娶。薄凉人收到信的时候,又是惊喜又是想笑,在丫鬟们的恭贺声里,提笔给单金霖回了信。两人你来我往,累死十数只信鸽,转眼便到了迎娶的日子。这日一大早,御史府里便人来人往,送贺礼的人几乎挤爆了大门。本来没她什么事的单小五挺着七八个月的大西瓜上蹿下跳,一会儿跑门口跟福伯抢工作招呼客人,一会儿又跑去放贺礼的地方偷偷拆人家给的礼物,再不然就是跑厨房里要吃的。身为一名大肚婆,她这精力旺盛得让归不离无时不刻都在冒冷汗,为免她出什么意外,只好亦步亦趋的跟着,实行贴身的贴身保护。迎亲队伍快要出门的时候,某个已经为人母的肖渣某还兴高采烈的举高了手强烈要求也一起跟着去接新娘,“我我我!我也要去!大哥带上我!”听说娶亲的时候女方家里人会刁难新郎,她已经迫不及待想去看自家大哥吃瘪的模样了。一身蟒袍玉树临风的单金霖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微微将目光瞧向单夫人的方向,果然就见后者将脸一沉,气场全开的排开众人,急乎乎的冲过来教训自家出产的野猴子,“去什么去!挺着个肚子还不安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凑热闹!给我回房里好好待着,哪儿都不准去!”话说着,又看向归不离,“不离,你帮我看着她,要是她还是不安生,你就来告诉我,我帮你修理她去!”“娘!”单小五当场傻眼。她果然是充话费……不对,是买萝卜送的添头吗?“我什么都不想听,反正你现在给我回屋里待着去,不然咱们就断绝母女关系!”卧槽!用不用这么狠!鉴于单夫人从来说一不二,于是单小五只有哀怨的托着自己的大西瓜坐在椅子上伸长了脖子目送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喜气洋洋的出了门。归不离对把自家妻子训得唯唯诺诺乖巧听话威风八面的丈母娘表达了由衷的感谢。半个时辰之后,单金霖在单宝乾和奔雷等人的相助之下总算成功抢得美人归,迎亲队伍又一路吹吹打打欢欣鼓舞的回了御史府。“来了,来了!大少爷回来了!”翡翠从门外冲进来,按着胸口大喘气给单小五报告。单小五立刻将可怜兮兮的眼神投向归不离,果断实施哀兵政策,“相公……”“走吧。”归不离轻叹一口气,屈指在她脑门上轻敲了下,算是答应了。“谢谢相公,相公了!”单小五差点没蹦起来,高高兴兴的往归不离脸上吧唧了一口。翡翠就在旁边捂着嘴笑。夫妻两个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瞧见单金霖从马上跃下,走到轿前下马威似的抬脚朝轿门上轻踢了一脚,这就是所谓的‘踢轿门’了。除了踢轿门,在新娘盖头被揭开之前还得经历跨火盆、过马鞍、走棕垫等全套过程。要说单金霖的面子大,那也真的是很大,因为除了今天的主婚人是瑞王宇文沐之外,就连当今皇帝都抽空来参加婚宴了。单小五怎么看怎么觉得坐在上位的年轻帝王眼熟,后来才恍惚想起,那不就是当初跟她家大哥关一个屋子里发出各种暧昧声响的好基友,那个不知道名字的英气公子哥嘛!想到这里单小五顿觉菊花一紧——我了个去!他丫的今天不会来大闹婚礼抢走她家大哥吧?事实证明单小五确实是想太多了。日理万机的皇帝老大并没有如她所想的抢走新郎,只是喝了两杯酒,霸气侧漏的丢下一大堆花花绿绿的赏赐就干脆利落不带半点留恋的起身走人,在所有人的恭送下摆驾回宫继续头痛政事去了。虽然自家大哥的贞操跟名声是保住了,可是没能看到抢亲……单小五其实还真觉得有那么点遗憾来着。顺顺利利的拜完天地将新人送入洞房,单金霖满心欢喜,在喜娘满口说个不停的祝福话里拿喜秤挑起了那红得像火一样的喜庆盖头。挡住视线的遮蔽蓦地被除去,目光落到心心念念的意中人脸上,两人对视一眼,薄凉人便羞赧的低下了头,手指绞着帕子,又是欢喜,又是紧张。“小凉……”单金霖嘴角噙着满足的笑,伸手就准备替她把凤冠取下。“哎呀,大哥你怎么还在这儿?外头等着你喝酒呢!”单小五扶着腰在门口中气十足的喊道。于是单金霖还没来得及跟新婚妻子温存两下就这么被急吼吼的赶出去让人灌酒了。待他一走,单小五跟和她一起来的绮念立刻溜到房里,一左一右的坐在薄凉人身边,人手几本版春、宫秘戏图向她传授洞房花烛夜的经验。饶是在家中已经听母亲隐晦提过的薄凉人也忍不住再一次烧红了脸,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过为了不辜负小姑和二弟妹的好意,薄凉人羞归羞,还是听得仔细认真,并且把那些书册都收起来藏好了。姑嫂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晚些时候单金霖就被众人簇拥着送回新房,准备闹洞房了。归不离也站在人群里,一身喜气洋洋的归禹宸就跟在他身边,好奇的夹在大人堆里东张西望,看到单小五立刻扑了过去,紧紧抱住她的腿,用软糯甜腻的声音喊了一声,“娘!”彼时单金霖夫妻正在众人的起哄下喝完合卺酒,单小五看到儿子脸上神情一亮,顺手捞起他就丢到正要起身的单金霖怀里,一边挺着大肚子痛快的指挥着自家儿子,“快!小家伙到大舅床上去撒尿!”撒……尿?!不知道还有这习俗的单金霖当场愕然,薄凉人则是羞红了脸抿着唇笑。归禹宸小朋友很听话,娘亲的懿旨一下,二话不说就笨手笨脚的开始自己解裤腰带,看样子对可以在别人床上撒尿这件事还是挺感兴趣的。生怕他真的当场尿在床上,单金霖连忙眼疾手快的将他抱了回去,伸手在他屁股上轻拍了下,“小子别闹,真让你尿上一尿,你大舅我还用不用洞房了?”归禹宸小朋友想了想,咬着手指头,声音软软的,皱着眉头表情很是苦恼:“可是娘亲说了,要尿在大舅床上,大舅妈才会早点给我生个弟弟玩。”一众人都喷笑出声,单小五乐得直给自己儿子鼓掌,“好小子,果然是我儿子!”单金霖看了薄凉人一眼,见她垂着脸,耳根子都烧红了,心里爱煞她这模样,也就不跟单小五计较了,转而教育归禹宸:“小家伙别听你娘说的,要让大舅妈给你生个弟弟玩不用在这里尿尿,听大舅的话,到床上滚一圈就行。”“娘?”归禹宸小朋友看了看娘亲,单小五向他点了点头,然后他就欢快的一屁股往床上坐下,开始像小牛犊一样各种翻滚,欢快的踢着腿将撒在床上的红枣花生都给踹到了床底下。在场众人都哈哈大笑,纷纷调侃着单金霖,说是有这么机灵的外甥压床,以后指定大胖小子一个接一个往外蹦,一年抱两两年抱三。薄凉人全程红着脸不敢抬起头,单金霖脸皮厚就全都挡了下来,刀枪不入的回答肯定不负重望。送走闹洞房的人,单金霖回到床边坐下,伸手拉猪薄凉人的柔荑,凝视着她低声道,“小凉,你终于是我的妻子了……”薄凉人乖乖的依靠在他肩窝上,羞红了脸轻轻应了一声,“阿霖,我们终于名正言顺了。”两人又说了一会儿交心的话,等听到外头传来二更的声音,单金霖看着美艳的妻子,终于忍不住伸手将她搂在怀里,缓缓低下头吻住她的双唇,“娘子,**一刻值千金,不如我们先安歇吧……”“嗯。”薄凉人羞涩的回应着他,不经意想起刚才看过的春、宫、图,紧张得手心直冒汗,整个人都开始发起颤来。单金霖微微一笑,搂着她顺势倒在床上……良辰美景,花好月圆。结果还不到两刻钟时间,屋子前头还未散去的众人就听到新房里传来单金霖抓狂的怒吼,“单小五!!!”正准备离开的一干人等都不明所以,只有被点名的人捧着肚子差点没笑岔气。归不离无奈的拉着她的手,一只手撑在她后背帮忙托着她的大西瓜,“你到底做了什么?”能让大舅子如此不顾形象的咆哮,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面对众人好奇的目光,单小五咧着嘴笑得浑身直抖,“我……我给大哥的合卺酒里下了……下了‘半……半月不举散’。”半月不举散,顾名思义,吃下去之后就得当半个月的……太监。周围一干人等沉默半晌,待反应过来,惊天动地的笑立刻充斥了整座御史府。归不离看着小妻子,摇了摇头,又是好笑又是无奈,一边在心里小小的同情了下大舅子。新婚燕尔,却有半个月不能动自己老婆,这折磨简直……一手扶着妻子,另外一只手则是牵着已经睡眼朦胧的儿子,归不离回头看一眼似乎杀气弥漫的新房方向,在心里默默的做了决定。为免亲亲娘子被大舅子追杀,他们还是现在启程回逍遥岛为妙。“走吧,回去了。”待他们走后,一脸铁青的单金霖的果然从新房里杀了出来,咬牙切齿的准备手刃亲妹,结果人没找到,反倒是把府里弄得各种鸡飞狗跳。这一夜,据闻天都城御史府格外热闹。i )</p>

德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泸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西宁好的治疗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