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幽月湖

发布时间:2019-09-14 07:18:26 编辑:笔名
摘要:她一个商家 ,而他是她的表哥,七岁那年幽月湖边,种下十年仇恨,十年后她愿用十年寿命换他重生…… 月色朦胧,着一身道袍的男子挺立于阁楼上,凝眸看着远处高大的城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一阵错乱的脚步声响起,他寻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华服的女子,在几个丫鬟的簇拥下急切地走着,似在赶路,又似在逃,他低下头轻叹一声,转身进了屋。
“月儿你刚才听到什么么有?”扶在右手边的丫头,颤抖着声音回答“ ,月儿什么都没有听到,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似是受了什么惊吓,心还未平息,“恩。”
王府,一位中年男子在客厅里来来回回踏着沉重的脚步,没错他就是这座城市有名的富商王厉明,家中无儿,仅有一个女儿名唤诗婷,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妻子难产去世,他一人操持家业把女儿养大,如今十七年过去了,他未曾再续玄。
他转身对着身后的管家及家丁问道:“ 还没回来吗?”年仅二十出头的管家,在这苍慵城是少有的,听到问话,他抬起头眸光对上他的主人“回禀老爷,没有,要不要再派人出去找找?”声音平稳丝毫不慌张,再看看他身后的家丁,此时全身颤抖,由此可见可见这位 在这家中的地位,“再等等吧!”如此淡定的人有这么大的家业也就不奇怪了,“是”陈管家毕恭毕敬地道。
街巷里,丫头钟离高兴的指着不远处高挂的匾额叫道:“ 你快看啊,我们到家了。”紧跟她身旁的玲儿扯了扯她的衣袖,凑到耳边悄悄地说:“你别嚷嚷,等一下左邻右舍知道了, 的名声就被你给坏了。”钟离惭愧地下头,王诗婷见状赶紧安慰道:“离儿,没事啦,现在大家都睡了,因该没人听到,但是以后要注意了。”离儿听到一番话脸上马上溢出了笑容,“是, ,我们赶快进去吧,老爷肯定担心得现在还没睡呢!”
大门口,“你说这大 今儿个是怎么了,往日去青云观为老夫人祈福都是晚膳前赶回来的,今日怎么现在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对面的阿旺一脸严肃地道:“阿才,你别胡说当心被陈管家听到那可不得了。”阿旺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从嘴里吐出几个字,“你说这陈管家这么年轻又有才华,怎么会屈身于王府,莫不是看上大 了吧!”阿才听了此话也跟着道:“你还别说这大 还真是个才人,谁要是娶了她那可是三生修来的福份哟!”
两人说话间一行人已经上了台阶,大门是敞开的,而眼前却没有一个家丁,诗婷心有余悸便转头问身边的月儿:“月儿,王府往日不是亥时就关门了吗?今夜怎么此时还把门开着,且看门的家丁也没有。”月儿似乎才发现不对劲,“对啊!门开着可能是老爷在等 ,可是家丁呢?”王诗婷心下暗道不好,可能是爹爹出事了,于是加快了脚步。
刚走到湖边一阵风胡乱吹来,她们没有办法睁眼,转身用手遮住脸,“ 你没事吧!”离儿焦急地问,而此时的王诗婷用手抓着护栏听到的却不是离儿的声音,而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表妹表哥带你去湖边采莲花好不好。”那年那男孩十二岁已是文韬武略无一不精,是这苍慵城出了名的陈家小才子,陈家和王家是世交,陈文宣与王诗婷是表兄妹,那时王诗婷七岁。“好啊!好啊!表哥。”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低下头道:“可是爹爹说湖边危险让我别去湖边玩儿。”男孩拍着胸膛道:“没事有表哥在,表哥保护会好你的。”王诗婷犹豫一会儿道:“那……好吧!”“表哥,要不叫上月儿,玲儿和钟离呢?”男子想了想回答道:“她们都有事要做不如就咱俩去吧!”她似乎有些失落,不过贪玩的她不会在乎朋友多少,一个人也能玩得起兴,“那走吧!”
此时的王府大厅,王历明正坐在主位上和一个身穿黄袍地道士论事,“王兄,你我也算是有些交情,我就直言不讳了,当初你女儿出世你请我来为她算命,我算了一下却算不出来,时至今日总算,算出来了。”王厉明激动不已,“道长快别卖关子了,小女的命是好是坏还请道长直言。”老道摸着胡须道:“唉!令爱命中有劫呀!”王厉明慌张了,连忙问道:“什么劫?可有对策?”老道手捏着胡须“今日便是劫难的因种下之时。”
湖边,“表妹你在这里站着表哥去给你摘莲花。”王诗婷懂事地点点头,男孩满意地来到池子边,看着满湖的莲花盛开的十分灿烂,待他俯下身子欲伸手摘莲时,却看见一群小金鱼嬉戏在莲间,心中甚是高兴转头对着王诗婷道:“表妹你快过来看,这里好多小金鱼。”听到表哥的话,她立马兴高采烈的奔过去,俯一身子爬在池边岩石,“哇这里怎么这么多鱼,表哥我们把它们捞上来玩吧!”为了讨她开心男子爽快地答应了,她很是高兴,在湖边又蹦又跳的,他趴在池子边,用手给她捞着鱼,她在旁边指挥着,“表哥加油!表哥加油抓那只大的,在那里。”她用手指着那只稍大些的金鱼道,听到她的话他吃力地把手伸过去,就在这时水里突然伸上一惨白的手将他拉了下去,他挣扎着叫道:“表妹救我,表妹救我,找人救我……”她看到了,看得很清楚那一双惨白的手没有肉似乎是骨架,她身似筛糠脸色惨白,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的望着。“表妹……救命……咕嘟咕嘟……”她就这样看着他被那双手拉下去,然后昏倒在地。
“老爷不好了,表少爷落水了”老管家跌跌撞撞进了大厅,王老爷见状连忙呵斥:“老陈你又不是天进王府,王府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你这慌慌张张地嚷嚷什么呢!吓到客人怎么办?”老管家这才注意到一旁坐着地道士,但也只是一看了一眼便道:“老爷大事不好啦……”看了看旁边的客人,又把话咽了回去,王老爷见状不耐烦道:“祥云道长不是外人有什么话就说吧!”听到王老爷松口,管家才肯把话说出来“老爷,大事不好啦!表少爷落水了。”闻言王老爷噌一下子站起来在与祥云对视一眼后道:“在哪里?快带我们过去。”老管家:“在幽月湖。”话音落下三人便一同快步走去。
湖边,“ , ,你怎么了?你快醒醒啊!”离儿抱着地上的王诗婷急切地哭喊着,始终无法叫醒昏睡过去的王诗婷。“老爷就是那里。”老管家指着方才他掉下去的那里,旁边是还在昏睡的王诗婷和正在哭泣的丫鬟钟离,王老爷眉头一皱也没去管昏睡的王诗婷,而是转头对管家道:“管家快去找人下水把表少爷捞起来。”老管家恭敬道:“是,老爷,便转身离去。”待老管家下去后,王老爷的目光转向一旁躺在地上的女儿,眉头紧锁着。“我去看看吧!”祥云没待王老爷回话就走了过去,他给王诗婷检查了一下对着钟离道:“你家 没什么事,只是受了一点惊吓,扶她回去休息两天就没事了。”离儿似乎不太相信,地上躺着的这个人居然没病,依然呆呆地看着眼前地道士,“离儿还不扶 下去!”直到听到王老爷的吩咐钟离才回过神来,“是,老爷。”说完便扶起昏睡的王诗婷欲走“慢着!”祥云道长的话让王老爷感到吃惊,丫头钟离也停下了脚步,双双看着老道等他发话,犹豫了一会老道终于慢悠悠的开了口,“丫头你们家表少爷是怎么掉下去的。”钟离想了想道:“我来的时候就看见 躺在地上,没看见表少爷,后来听那边的丫头说表少爷落水了,我才喊的管家。”老道长接着问道:“那个丫头有没有说表少爷是怎么掉下去的?”钟离摇摇头道:“没有,她们说就听表少爷叫救命,她们又离得远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这里了”“哦,那你扶你家 下去吧!”钟离行了个礼便扶着王诗婷下去了。
湖边,管家带着家丁赶到,并吩咐他们下水,老道士也在旁边查看,王老爷走到道长身边问道:“道长有什么发现吗?而且先前你说的今日结下“因”是什么意思?就是指这件事吗?”老道长沉思半宿回答道:“令爱和这位小少爷本是一对佳偶,可惜令爱的出生日期与这湖中水鬼相同,她今日本不该来此的。”王老爷一脸郁闷,“意思就是说我侄儿文宣是被水鬼拖走的?水鬼拖他作甚?再者我家建此湖已有上百年,都不曾出过事啊,怎么会……”老道长正色回答道:“表少爷只是给令爱做了替死鬼,这水鬼的存在并不奇怪,你们家毕竟是有钱人家,姨娘丫头多,兴许是谁受了委屈想不开来此投湖,死后怨气太大不能投胎,所以她一直游荡在湖底,等待生辰符合的同缘人——替死鬼出现,替她在这里受苦,而这个替死鬼必须与他生辰八字相同才行;让家丁们上来吧!捞不着的,等下回去我会做法让那水鬼不在来骚扰令爱,表少爷的事王老爷看着办吧!”王老爷听了道长的话,让管家把家丁叫上来,让人去通知了陈氏夫妇,并告知小儿遇难之事,陈氏夫妇悲痛不已但又念级两家交情,此事也就作罢。
王府门口,“道长请留步!”老道士转过头看着王老爷道:“王兄还有何事尽管吩咐,祥某定当全力以赴!”
“道长那日所说的因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小女的劫难未过?”王老爷满脸疑问地看着老道士,老道士为难道:“这天机不可泄露,不过你放心令爱的事我既已插手帮忙,就定会帮到底。”说完便向王老爷告辞,时至今日已是十年之久。
悠月湖边,“救表哥,救表哥,快救表哥。”王诗婷从记忆里醒来,急切地喊着,风不停的吹着,“ 你怎么了?”月儿焦急地问道,“哈哈哈,哈哈哈,救我?当初你怎么不喊呐?呵呵!亏我还对你一往情深,结果你却眼睁睁地看着我去当你的替死鬼。”一个男子自嘲,和带满讽刺的声音响彻整个王府上空,“你是谁,你给我出来,给我滚出来!”王诗婷疯了一样地大喊着,再加上头发的凌乱和声音的苍白她早已没有了大家闺秀的风范,活似一个泼妇。
“哈哈哈!我在这里。”随着话音落下风也停了,当她们转身看到石桥上所之人的时候无一不震惊,“陈管家?”月儿破口而出,“陈管家,怎么会是你,你是来接 吗?”钟离天真地道,“不,他不是陈管家。”王诗婷指着眼前这个丫鬟们口中的陈管家道,“哈哈,这么多年了婷儿依然很聪明!”说话间他已经置身于王诗婷跟前,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你是……”不待王诗婷把话说完他已经伸手掐住她的脖子,“等你死了我就告诉你”他狠狠地道。“放开我家 !不然我就和你拼了。”月儿扯着他的衣服命令到,他头也不回不屑的回答道:“就凭你?”说完莽的一震,只听“啊……”一声月儿便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月儿……”钟离跑到月儿身边,抱着她的上半身,“月儿怎么样了?”噗!一口血吐出,月儿断气了。
“文宣放开婷儿!”王老爷站在方才陈文宣所站之处,身旁还站着一个身穿黄袍,年龄也就二十出头的男子,看起来却是十分严肃,令人心生畏惧。在打量了一番来着之后,陈文宣依旧不屑道:“放开她?可笑!”
“文宣我知道你对王家有仇恨,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也不知道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但是请你相信我那时婷儿还不懂事,她不是不救你是因为她是被吓坏了。”王厉明非常诚恳地哀求道,“不,他不是人”紫灵指着陈文宣道,“哈哈哈,果然有点道行,哼!我既然被她拉下去,即便不是她的同缘她又怎会放过我,我又怎么可能在水下生存?”说着他突然猛地捏紧王诗婷的脖子,愤怒地吼道:“她是你王厉明的小姨娘,是被你娘推下湖去的,在她不知道我是你侄儿的时候对我很好,虽然我每次看到她都很恐惧。”他恶狠狠地看着王诗婷,王诗婷流下了眼泪,她用手在他身上胡乱抓着,他根本不管她,继续道:“我本以为即使死了还能有人对我好,我也知足了,可是!在她知道我是你的侄儿之后,便将我视为敌人,尽管我那时才十几岁她都不曾对我心软过,当年那个臭道士在湖面做了法,她根本上不来,每日打我就成了她消遣时间的方式,招数更是毒辣,她让我吃蛤蟆,或者是用发簪扎我,我身上早已千穿百孔,蛤蟆成了我的主食。”他继续述说着他的痛苦。“那你是怎么逃脱的?”紫灵道长问道。他痛苦地笑着笑得撕心裂肺,“就在三年前她便染了病,一开始她说什么我都照做,虽然她病了但是我被她打骂了这么多年,心里还是后怕,在照顾了她半年之后,我知道她就快魂飞魄散了,所以我帮了她一把。”他勾起嘴角邪笑,“那你怎么会变成陈管家的儿子来到王家为奴呢?”王老爷不可置信地道,“哈哈哈,那日我本想浮上来杀了你和她的,没想到我刚浮上来就看到陈管家的儿子陈苑走进来,我转念一想不如陪你们玩玩,我把陈苑拖下水将他弄死,撕下他的面皮为自己换上,我就成了你家的管家。”他非常得意地道。
“你放开我家 。”钟离恶狠狠地道,“放开她?”陈文宣挑眉。“你杀了月儿我要为月儿报仇。”说着钟离冲了上去,陈文宣没有反应过来被钟离抓住了胳膊,一口咬了下去,“嘿嘿,小丫头哥哥的肉这么好吃?”钟离才意识到不对,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倒下了,王诗婷狠狠地瞪着陈文宣。
“看剑!”紫灵道士拔出桃花木剑,飞身直指陈文宣而去,由于紫灵速度太快陈文宣不得不得把王诗婷扔掉,王诗婷坐在地上咳嗽着,王老爷赶快来扶着她,他们站在远处看着紫灵和陈文宣打斗在一起。
“爹这个紫灵道长是哪里请来的?”王诗婷舒适些了便道,“刚才家丁来报说有位道长在后门要见我,我本以为是祥云道长,一看才知道不是。”谈到这里王老爷停顿了一下,而一边紫灵和陈文宣依然还在交锋,不分上下,“他告诉我他是祥云道长的徒弟,是祥云临死之前让他来助咱度劫的,后来我让他去大厅坐,他说不必了,我正想请他算算你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谁料我还未开口他便说你在这里遇到危险了,我才和他一路赶来。”王老爷把他如何遇到紫灵和如何得知王诗婷在此的事一一告知王诗婷,王诗婷似乎才想起刚才大门口没见到家丁这见事。“对了,爹爹,咱们家的家丁呢?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有人?”“这件事我也问道长了,你进来怎么没有家丁通报,道长说那是因为文宣在这里施了障眼法,你们无法看到家丁,家丁无法看到你们,也听不到声音。”王老爷刚讲完便听到轰隆一声巨响,寻声望去只见紫灵身上血迹斑斑,头发也有些凌乱站在那里,手里拿着桃木剑指着右下角,顺着他的剑尖望去,只见陈文宣瘫坐在地,衣衫早已破碎,露出他那腐烂的皮肤,那张面皮早已不见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张烂到流浓的脸,眼眸凹陷目光无神,用可怖来形容他也不为过,现在的他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傲慢,他如此落魄,看到陈文宣后,“啊……”玲儿尖叫一声后晕倒在地,而此时陈文宣也感到了害怕,他怕别人见到他这个样子,他捂着脸,痛苦地叫着,整个身体颤抖着卷缩在一起,在王诗婷的眼里却寻不到厌恶,也没有害怕。“今日我便替天行道将你打下十八层地狱,让你永世不得超生。”紫灵望着陈文宣道,“道长……”王诗婷出声阻止了紫灵,“婷儿你干嘛?”王老爷赶忙问道,“爹不可以这样的,他是表哥啊,不可以这样对他。”见王诗婷如此善良王老爷没在插话,王诗婷走到陈文宣身边,蹲下身子,伸出手抚摸着陈文宣的头发,而陈文宣很害怕地往后缩了缩,王诗婷安慰道:“表哥,表哥,别害怕,我是婷儿啊!”陈文宣没有抬头,依然卷缩着颤抖的身体,王诗婷在紫灵身边向着他跪下,“婷儿……”王老爷见状连欲上来阻止,“爹!你别过来,如果你过来婷儿就死在你面前。”王老爷停住了脚步,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女儿,“道长我求你放过他吧!”王诗婷拉着紫灵的衣袍哀求道,紫灵面露为难之色,“我可以放过他,可是他这个样子也活不过明天。”“道长你一定有办法救他的对不对?一定有的对不对?”紫灵犹豫一会儿道:“这……办法是有,不过……”见道长说有办法救陈文宣王诗婷立马肯定地道:“不过什么你说,不管什么我都能做到。”“这……”紫灵转头看着王老爷,想征询他的意见,“随她吧!毕竟是我们家欠文宣的。”王老爷无奈地摇摇头,紫灵看着王诗婷,“如果要救他,就得用你十年寿命换他投胎。”“我愿意!我愿意!”王诗婷不停地点头道,“婷儿……别……”陈文宣哽咽着道,“表哥你别管,这是我欠你的。”“伯父我可不可以求你,下辈子把婷儿许配给我?”陈文宣向着王老爷跪下望着他哀求道,还没待王老爷回答王诗婷就抢着答道:“不,我不要下辈子,我要这辈子我今生就要做表哥的新娘。”王老爷转过身去表示不在管此事,“好!用你十年寿命换你表哥重生。”紫灵道,“不,我不要,我不重生,我不要用婷儿十年的寿命换我重生。”陈文宣针扎着,王诗婷转头看了一眼陈文宣后目光与紫灵对视一眼,“道长拜托了!”见紫灵点头她起身走到陈文宣身旁,陈文宣呆呆地看着她,她用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表哥,婷儿知道,你一定累了吧!”说着就将陈文宣拥在怀里,“累了就睡会吧!婷儿会守着你的。”没一会儿陈文宣就安然地睡着了。
次日清晨外面闹哄哄的,吵醒了沉睡的他,就在这时们外传来阵阵敲门声,他摸索着起来,走到门边把门打开,“宣儿你怎么还没换衣服啊,等下该误了时辰了,婷儿还等着你的花轿呢!”眼前这妇人是谁?那不是我娘亲吗?换什么衣服,误了什么时辰?婷儿?难道我真的重生了?陈文宣在心里这样想着,他还是有点不相信。“娘亲!我真的重生了吗?今日是什么日子外面如此热闹?”陈文宣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妇人,“哎哟!我的傻儿子睡一觉睡糊涂啦?什么重生不重生的,今儿个不能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今天是你和婷儿大婚的日子啊!”闻言陈文宣算是明白了,他转身进屋,高兴地换上衣服梳好妆。
“ , 新姑爷的花轿来了。”玲儿兴高采烈的跑进屋,屋里王诗婷端坐在梳妆台前,脸上溢出藏不住的微笑。

十年后, “爹娘哥哥欺负我”一个八九岁,梳着两个小辫子的丫头嚷嚷着跑进了院子,院子里荷花湖边,石凳上坐着一男一女,小丫头扑到那女子的怀里,撒娇着,那男子无奈地笑着。

共 676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离奇诡异,人物与对话生动,内涵寓意深刻,是这篇作品的三大特点。十年前陈文宣为给青梅竹马的表妹王诗婷采花而溺水身亡,年幼娇弱的诗婷来不及呼救而晕死,陈在水下受尽折磨心生怨恨,十年后找到报仇机会,却被道士收服,关键时刻,诗婷代为求情,并愿以十年寿命换得文宣的重生。圆满的结局让人快慰,总之,无论这是主人公的一个恶梦,还是王诗婷真的因为爱与善良而用自己的十年寿命换来陈文宣的生命,作者所要表达那种宽容与大爱都已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如何,但愿这个世间只有真爱与温暖,而不再有怨恨与报复,一篇极具传奇色彩的小说,却带着阳光般的正能量,欣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10110 】
1 楼 文友: 2014-10-10 14:00:06 非常精巧而别致的一篇小说,因果之间,爱恨转念,都设计得体而有分寸。欣赏。问好。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0-10 15:07:46 谢谢支持!以后我会更加努力的。
2 楼 文友: 2014-10-10 14:00:54 欢迎型号萱文友入驻江山,期待更多精彩呈现。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2 楼 文友: 2014-10-10 15:08: 4 一定!
 楼 文友: 2014-10-10 14:02:48 话说,这篇文字水进行了不少修改,从标点到文字,修改之处,请萱核对原文,今后创作中加以改进。再次问好。喜欢这文,水的QQ8 62 9197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4 楼 文友: 2014-11-17 18:06: 1 萱萱出手不凡。冬安。
回复4 楼 文友: 2014-11-17 22:06:09 感谢文友到访,瑾萱荣幸之至,这厢给您敬茶了,祝创作愉快!
5 楼 文友: 2016-09-21 05:57:41 不论什么文学体裁,也不论作者把文发在报刊上及网页上,好作品读者爱不释手。今天欣赏了远方老师的佳作,我口中的赞一个又一个。我们有缘相聚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我还会继续欣赏您的佳作。婴儿流鼻血
突然口眼歪斜怎么回事
小儿上火
比较便宜好用的拉拉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