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大宋之高衙内威武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4 18:07:53 编辑:笔名

  张叔夜铁青着脸,拿着看了看,乃是江湖中、道士群体之中常见的照妖镜。  毕进不蠢,听后脸色惨白的跪在地上,总算知道自己被人阴了。其他将军那是比鬼还奸的人,原来竟是牵连了这么重大的事,有将军敢来那就怪了,也就他们欺负我老毕单纯像个军人,这才下达了较为模糊的命令。看来身后那个被自己保护的道观不简单,妖道是否被捉拿,恐怕牵连了太多贵人的利益。自己真的变为了炮灰。  开什么玩笑!真有张叔夜的命令,高墨涵只要不进皇城,那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他言及换人已经被他杀了,还真是道理,换个人的确是直接就被当做叛军给剁了,不明就里的家属也要背负黑锅。  越想,毕进越是冷汗淋漓,低声道:“谢小高相公的不杀之恩。”  高墨涵微微一笑。  然而毕进依旧有些迂腐,再次抱拳道:“末将需要查验叔夜相公的文书?”  噗——  高墨涵扔一张纸贴他脸上,然后一挥手道:“神卫军第九阵不许离开,跟随本官一起去拿贼。”  毕进查看了张叔夜的文书之后,恭敬的递给高墨涵,然后跳上战马一挥手,“追随小高相公拿贼,但凡异议者,别怪本将不讲情面!”  ……  接下来,加上神卫军的兵马,近三千人包围了清风观。  弄得人心惶惶,道观内更是各种惊慌失措的呼喊声,甚至夹杂着少数妇女的惊呼声。  维持着如此状态,一直没有军伍喊话,也没有道士露头出来说话。  毕进想了想道:“小高相公,请让末将待罪立功,由末将打头阵,完成缉拿行动,一定会很快捉拿妖道张怀素。”  高墨涵淡淡的道:“不,这一阵由永乐军完成。我是个奸猾的人,我不完全信任你,更不信任你的麾下,你部在外围配合就行。老子害怕你反水,捉拿张怀素后把他灭口,那就没得玩了。”  毕进愣了愣。与此同时注意观察毕进的军阵,高墨涵果然发现有两个指挥使神色慌张的样子。  但犹豫了一下,高墨涵没有牵连过广,只是让毕进把那两个营调往外围,不参与内围的事宜。  毕进有点无耻的道:“可是小高相公,您不让我立功,恐怕我毕家会出事,我等于是违反了都统制大人军令……”  高墨涵打断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参与行动,表示你在执行叔夜相公的命令,算是叔夜相公的人。想多啦,你的上官不敢动你,到时候我写封信给他就行。能做大官的都是聪明人,他不会犯糊涂。”  “如此就谢谢小高相公的栽培。”毕进很感激,若没有老张和小高抬举,回到神卫军就真的混不下去了。  高墨涵不在犹豫,冷冷道:“传话,庆丰观涉嫌****妇-女蛊惑民心等重大罪责,经开封府批准、委托永乐军缉拿。鼓声想起之际,永乐军即是代天执行,永乐军进入道观之际但凡见到站立、手持兵器者、不论男女老幼,一律视为叛乱就地正法。请务必不要自误,跪地抱头,时间让永乐军确认投降姿势!”  吩咐完命令后,换两个大嗓子士兵,去道观前大声喊话。所谓重要的说三遍,大嗓子士兵口齿清晰,除了用官话,又用其余两种方言,前后大喊了一共九遍。  确认命令可以清晰传达后,高墨涵微微点头道:“神卫军第九阵警戒,没有本官的放行命令,就是有鸟飞出,也给老子射下来。”  “领命!”  毕进开始传达军令。  高墨涵再次下令:“杨志关胜林冲,带永乐军突进道观,但凡是人一律缉拿,但凡是动物一律诛杀,包括鸡狗,就算见到蜘蛛也一脚踩死。鼓声未停之际,但凡见到没有跪地投降的,不论男女老幼,一律就地正法。发现身藏兵器的,不论是否处于投降状态,一律诛杀。史文恭留在我身边,穿云箭堤防有高手突围,梁红英只负责本官安全。”  顿了顿,高墨涵道:“作战命令下达完毕,但有不明之处现在询问,过了现在出事的,人头落地!”  “知军相公威武。”全部人大吼。  “擂鼓!突击!”高墨涵退远后很猥琐的挥手。  鼓声响起后,杨志林冲关胜带永乐军,如同土匪一般的冲进了观内。  始终在旁边观察的毕进,十足被永乐军那爆表的行动力吓了一跳,更惊讶的是战前高墨涵那简单直接的作战命令。看来此君名声大,口碑坏,那是有道理的,于是有沧州陈留等等耀眼的战绩,也就不足为奇了。  的确是杀伐果断的风格,然而毕进始终觉得高墨涵的命令太猥琐了,这是真真正正的的鸡犬不留啊,居然下令不许鸟飞走,鸡狗不幸免,蜘蛛都中枪。  永乐军出阵,和杨志的宝刀差不多,那真要杀人见血的。几百永乐军将士突入道观后,里面竟是安静的出奇,但是偶尔真有凄厉的惨叫声。  那证明以往高墨涵的口碑太坏,永乐军的口碑太坏,里面的道士真把命令听清了,也照做了,大部分懦弱的、无罪的、不明就里的、当然限于小高的淫威,先跪地投降又说了,妈的总比掉了脑袋要好些。  至于在这种阵仗下还敢不投降的,毕进有理由相信:他们真不是普通道士,一定涉及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啊啊……”  随着时间深入,惨叫声越发的多了起来。  每听到一声,毕进就担心一分,这些可是道士啊,在我朝是一个特殊群体,于是抱拳道:“小高相公恐怕差不多了,军人死亡能够接受,但再持续下去……”  高墨涵道:“天塌下来我扛着,我的信念恰好和你相反,永乐军士兵,一个不死。”  毕进还是有些激动的,感觉他小子在装蒜,但是这话没有军人不爱听的。  某个时候没有惨叫声了,毕进知道,该杀的恐怕都杀光了。  跟着见关胜杨志林冲三大战将一起,缉拿了一个年级三十多些的中年道士出来,那个道士竟是异常英俊,细皮嫩肉,长的周正,留着三缕胡须,穿着道袍一看还真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  

湖南的癫痫医院
陇南哪家专治癫痫病好
新疆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