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当少爷沦为少奶奶

发布时间:2019-06-26 01:51:48 编辑:笔名

冲鸭!防盗鸭!  到了中午。↓杂『志『虫↓祝霖芸终于熬不住了, 她时不时地上线瞥一眼还在发酵的且明显对她不利的舆论, 铁青着脸, 只恨地咬碎了牙。好在,钟策没有把她下药的事情捅出来, 男人顾及到他自己的颜面, 对她而言, 却是可以钻空子打翻身之战的。思及此,祝霖芸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她马不停蹄地找了个暗恋她多年的备胎当托儿,你情我愿下达成共识, 拉男孩出来挡“爱心”微博带来的绯闻。她否认了“爱心”微博和绑定钟家二少炒作有关, 只说这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并解释这是在表白她男朋友,她艾特了男孩本人,承认恋情,而那男孩也时间转发了祝霖芸的微博并肉麻兮兮地添上一句“爱你”。粉丝们在底下嗷嗷嗷嗷地为他们的偶像叫屈。吃瓜群众们有一半已经开始摇摆不定,毕竟她这个是解释得通的,而另一半在水军的诱导下则坚信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她祝霖芸要是想澄清,早就营销号在恶意揣测她和钟二少关系时就该站出来澄清了。除此之外,其他的也没什么。倒是这样一弄, 祝霖芸的热度又飙到了。橙娱的顶层办公室内。钟策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他听到程愫愫在汇报进展, 勾了勾唇嘲讽地嗤笑起来。这是在他预料之中的,“啧,小野鸡敢这么出来声明,就是猜我不会把她做的事情爆出来。”闻言,程愫愫皱了皱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下药的事儿。”钟策睁开眼,“我要脸。”他才不会承认自己一时不察差点着了小野鸡的道儿。“不过她倒是天真,她以为我不捅出这事儿她就能平安渡劫了吗?”钟策不屑地翻了翻白眼,“笑话。”程愫愫:“………”她实在摸不清钟策葫芦里卖着什么药。安静半晌。钟策从沙发上坐起,抬头望向程愫愫,他弯起眼笑眯眯地说:“老婆,祝霖芸想跳槽橙娱的事儿你去让小高爆出去。”那种令他恶心的跟他捆绑在一块儿的绯闻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他可以暂不追究,只是剩余的,希望小野鸡还扛得住。既然小野鸡想要转移视线,那他就如她所愿。“嗤,跳梁小丑。”程愫愫还有点茫然。在她看来,被橙娱断了所有合作的艺人肯定会被其公司弃用,在这种情况下,这消息爆不爆出去其实没差的。似乎是看出了程愫愫心中所想,钟策勾了勾唇,笑容灿烂又恶劣,“不重用和穿小鞋是有区别的噢。”程愫愫:“………”我敬你是个狠人!橙娱这边的行动效率极高。在程愫愫把话传给小高半小时后,营销号就已经铺天盖地地争相报道“祝霖芸想跳槽橙娱”的事儿了。报道中写着是橙娱内部人员透露的,有板有眼,有理有据。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给橙娱当家惹了那么大的麻烦,现在橙娱选择爆出来,也肯定是不愿意要她的意思。接下来的事情可就精彩了。几乎不用钟策动手了。他们窝里斗,他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行。祝霖芸的经纪公司是业界还算有名气的星悦传媒。他们本来在程家的授意下就重捧祝霖芸,祝霖芸自个儿也争气,事业蒸蒸日上,在娱乐圈逐渐混出头来,可没想到,他们花那么多精力资源去培养的艺人,居然是头白眼狼。有了点成就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踢了原东家。星悦传媒的老板更是气地直接摔了杯子,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后,他们也管不了祝霖芸背后的程家了,他们现在只想就地搞死祝霖芸,老板打定主意后,阴恻恻地笑了,“我记得小祝进组没几天,现在在拍新剧?”“是的。”经纪人李姐点了点头。带了这么一个容易飘飘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艺人,李姐早在心里把祝霖芸骂了千百回了。本来她好心替祝霖芸想着,没了橙娱的资源,她再替她看看有没有其他小制作要她的,结果,转头,这厮居然已经喝水忘了挖井人,为了往上爬就这么把他们这些费心费力捧红她的人踢了,行吧,看错了人,李姐她认栽。不过星悦既然能把她捧到天上,自然也能将她拉到地狱。李姐眯了眯眼,看着自己的老板。果然。“撤了祝霖芸的女主角,换个女演员进组。”好巧不巧,祝霖芸拍的新剧就是星悦传媒自制的。他们能让她当女主,自然也能让她什么都不是。但这事儿周旋了几天,还没有解决。原因很简单,这剧的投资商是程家,祝霖芸若是换下来,程家也会撤资,没有资金的剧组寸步难行。祝霖芸也靠着这个继续在剧组蹦哒,对于别人暂且还奈何不了她,她洋洋得意。到了第五天,橙娱抛出了橄榄枝,表示愿意投资该剧,但前提是把女主角换了。有了新的金主爸爸,导演那边行动力惊人。很快地,他就让星悦传媒力捧的新人演员顶替了祝霖芸的角色。这事儿倒是没上热搜,被钟策悄悄压下来了。被这一系列骚操作惊呆了的程愫愫:“………”嗯,有钱有权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夜渐深,皓月偷偷躲在云层后面,和璀璨的星辰玩够了捉迷藏后,这才悠哉悠哉地走出来,将银白月光洒向大地。钟策和程愫愫已经差不多适应了彼此的身体和身份。程愫愫每天都要学习了解怎样管理公司,管理橙娱。橙娱的项目、艺人、经纪人情况都是她要熟练掌握的。她这几天真的忙的焦头烂额,回到家就想倒头就睡的那种。偶尔瞥见钟策轻松自在的模样,程愫愫快要羡慕死了。她本来应该躺在躺椅上喝红酒看星星的啊啊啊啊啊啊。可是现在她还要看资料……好多资料……高考都没有这么用功过。程愫愫要哭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埋头苦干。半个小时后,解脱般地伸了个懒腰,离开书房,回了卧室。瞥见卧室里躺在床上敷面膜的钟策后,恨地牙痒痒的同时又无限欣慰,欣慰钟策听了她的话,坚持给她做了皮肤保养。当然,代价是相同的。不对,她的代价要更大些。她得每天坚持跑步锻炼,不能让他的腹肌消失。“………”太惨了,真的太惨了。她想做回自己。钟策见她生无可恋的模样,不由地觉得好笑。他扔下手机,往旁边侧了侧,颇为体贴地让出半张床。“你信不信,祝霖芸在这几天要给我打电话了。”程愫愫一愣,“你?”“给钟策打。”他说。程愫愫将信将疑地望着他,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耳边又听着他的分析。“她这几天体会到了被针对后的落差,也知道自己得罪的是谁,就肯定会向现实低头,打电话过来道歉。”“但凡是个聪明的,都不会这么做。”“可她蠢地要死,又想恶心你,所以肯定会来这么一招的。”钟策摸了摸下巴,“有度量的男人会吃着一套,道歉了他们就不会再斤斤计较,而她要恶心你,肯定选择晚上打钟策电话,噢,对了,我的手机号,是你妈给她的。”程愫愫皱了皱眉:“你以后别理我妈了。”“那是自然。”顿了顿,钟策又说:“只要岳母大人以后不来找我麻烦,我不会怎么样她的,但她如果不识趣……”“我提前跟你报备一下,那就怪不了我了。”本质上,钟策就是个自私自利睚眦必报的小人。程愫愫:“………”程愫愫:“行。”不得不说,钟策真的是个精于算计的人。从记者堵在橙娱门口他就开始算计了。他算到了每一步,也算到了一步。夜里十点。钟策的手机屏幕亮了。铃声响起,有陌生号码打了电话进来。钟策拿起手机,故意在程愫愫眼前晃了晃,“你看,比我预计的还早了两天,可见她有多迫不及待。”“………”程愫愫噎了噎,都想推荐他去算命了。她抿抿唇,“要不要接?”“当然接啊。”钟策想也不想地就回答。程愫愫半眯着细长的狐狸眼,“我接吗?”“我接。”钟策笑意盎然,但给人感觉是满肚子的坏水。他轻轻“呵”了一声,拉长了尾音,“老婆接老公手机的电话,有问题吗?”程愫愫:“………”不,没问题,完全没问题。你的手机你做主。钟策微微一笑,懒懒地趴在床上,滑了接听键,开了扩音,点了录音,也不着急说话,就眯了眯眼认真听着话筒那边的祝霖芸的辩解。“钟先生,我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

广州治癫痫专科医院
南阳好的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银川哪家医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