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原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丹玄变

发布时间:2019-06-26 03:36:13 编辑:笔名

风暴之下,一声嘶吼冲天而起,那战兽所化的黑色虚影,此时竟然被那黑铁残片重重地从天空之上拍下,更被祖符当血色符所化的光芒压制,轰地一声,直接落在了地面之上。(有?(意?(思?(书?(院“吼——”那战兽的虚影,乃是一头完整的战兽魂魄,这魂魄亘古不灭,早已有了自己的心智,虽然被黑铁残片和祖符压制,但面对林宏,仍然是一股不服的姿态。但,这一切,在他看到林宏额头上那一点红光之后,彻底地烟消瓦解。“嗡——”林宏额头之上的那一点红光,正是他心脏之的那红色微粒上升所致,一声轻吟从那红色微粒之上发出,那红色的微粒,竟然投射出了一头与那黑色战兽类似的虚影,只不过,这战兽的虚影,不是黑色,而是,红色。暗红色,如同鲜血凝固一般的暗红色!在这暗红色战兽头上有着根巨角,一道道红色的闪电从这根巨角之上散发而出,发出噼啪作响的声音。一双鲜红的眼睛透露出一股噬杀的煞气,压制地那黑色的战兽不敢动弹丝毫。这暗红色的战兽身上,散发出一股的气息,如同降临,让那黑色的战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林宏此时,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为什么自己体内的战兽之力一旦达到十道,那红色的微粒便会不由自主地产生抵制,是因为那红色的微粒乃是般的存在,当时它尚且弱小,一旦十道战兽之力同时出现,它便感到一股无法控制的情绪。而那黑铁残片,想必是和这战兽之间有着关联。或者说,应该是和这战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以至于在那黑铁残片出现的时候。自己体内那红色微粒,会对外界做出反应。这红色的微粒。可以通过吞噬外界的战兽之力来强化自身的力量,而现在,只要它将眼前这黑色的战兽之魂吞下,它的力量,便会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不过,为什么,会选择我?”林宏摇了摇头,关于战兽之力。很多事情他都想清楚了,不过,为什么这代表气息的红色微粒,会出现在他身上呢?而这战兽又和两相国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试炼之塔上面关于战兽之力的试炼背后,到底还存在着怎样的深意呢?林宏的心里,飞快地思索着。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很可能是解开这个疑问的关键所在。只是,这个人。他现在无从寻找,一切,都只能是猜测。“如果说。战兽之力是两相国设下的一个陷阱,那么,这红色的微粒,对于我来说也绝非是什么好东西……”“既然现在我已经将一些疑问解释清楚,那么,将自己与这红色微粒之间的关系斩断,也未必不可!”林宏清楚,这红色微粒留在自己的身上,对自己多少还是有一些好处的。只是,这好处。未必就真的比坏处要多。他的心,有着一个猜测。这猜测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但,哪怕是一丝的可能,他也不愿意去轻易冒险。“吼——”那暗红色的战兽发出一声嘶吼,随着这嘶吼的发出,那黑色的战兽虚影竟然化作了一道雾气被那暗红色的战兽虚影吞了进去,那暗红色的战兽虚影发出一声满足的啸声,重新化作了红色的微粒,朝着林宏的心脏之飘去。“给我,滚!”林宏此时心再无他事,他要将这红色的微粒从自己的身体当剥离出去,让他永远离开自己的身体。神念所化的利剑,此时从脑海当直冲而下,朝着那红色的微粒便是重重地一斩!铿——那暗红色战兽所化的红色微粒在这一斩之下却是纹丝不动,林宏心一愣,控制着那长剑再次朝红色微粒追击而去。铿铿铿……无论那神念所化的利剑怎样劈砍,那红色的微粒丝毫不为之所动,快速朝着林宏的心脏沉降过去,在他的心脏之,再次静静地沉睡了过去。“什么?!”林宏心里一阵恼火,事情的结果,不在他的意料之。“如果说,这红色微粒也是战兽魂魄的话,说不定,可以用束缚阴魂的办法将它束缚,只是,以我现在的法,难!”虽然没有成功将那红色微粒从身体当逼出,不过林宏倒也没有气馁,他转念一想,这事情,似乎还存在着一丝希望。此时,天空之飞着的黑铁残片和祖符也都落了下来,二者均是落在了林宏的右当,重叠在了一切,看得林宏眼前顿时一愣!这二者上面的符,竟然有着类似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二者,竟然存在着一丝共通的地方!这个发现,让林宏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更为浓重的迷雾,这祖符在吴道子看来相当重要,似乎在它背后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但是那黑铁残片,竟然也是和这秘密有着一丝诡异的联系。而这黑铁残片,似乎和那暗红色的战兽之间也有着联系。想起自己获得这两件物品的经历,林宏只能感叹,世界实在是太小了。“所有东西,全都没了……”林宏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左臂,青雷锥因为是属于他身体的一部分,虽然左臂断掉,但也可以融入到他的右当,随着青雷锥融入到他的身体当,他的左臂再次恢复了原样,如同从来没有断过一般。“青雷锥是我的左臂,还是我的左臂是青雷锥?”林宏翻看着自己的左臂一阵苦笑,事实上,这二者早已不分彼此,只要青雷锥不混灭,林宏的左臂便不会消陨。看到这里,林宏不禁想起了那柄在长风剑庄的祖剑。“若那祖剑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不知道,对应的,会是哪里”林宏淡淡地笑了一笑,看了看自己的左,血肉虽然已经复原,不过上面的储物戒指却是消失无踪了。自然,储物戒指当的一切,也全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在他右上的两件物品,还有那在地面上的黑色铁笼。“叽,叽……”那黑色的铁笼之,装着一只白色的貂儿,这貂儿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外界威压的影响,此时此刻,正在冲着林宏发出不满的叫声。“怪事……”林宏被这白貂给吓住了,要知道,就连长风剑庄为他铸造的长剑都在那威压之下彻底消失了,这白貂却是完全没事,实在是太过奇怪。“难道说,这白貂,比我想象的还要神奇?”林宏之前查过资料,这白貂的名字叫做星纹貂,但即便是星纹貂,也不应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能够在自己都无法承受的威压之活过来吧?此时的林宏也顾不上去想那么多了,这一次,他暴露出了太多的底牌,在他身上的那蟒皮护甲此时也化成了飞灰,他不知道,两相国会对他产生怎样的看法。“五响惊艳,响绝伦,九响,无双——”擂台周边,此时离去的人渐渐回来了,不过六长老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去,他的声音缓缓从天而降,林宏看向天空,只见六长老背后的那一轮红日似乎真的化成了太阳一般耀眼,朝着他缓缓地降落了过来。一席白袍朝他丢来,更有一枚储物戒指从天而降,林宏接住将白袍穿上,将那储物戒指戴在上,将祖符、黑铁残片以及星纹貂件物品,丢入那储物戒指当。“我要和你决斗!”不等六长老从天上将下,一声暴喝却轰得从林宏的背后响了起来,他扭头朝那个方向看去,不是那号称青年一代第高的童川又是哪个?“来得正好!”林宏刚刚突破玄师,他正想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现在便有一个人主动送上了门来。“啊——”“吃我一拳!”童川的双眼充满了怒火,对于林宏,他的心充满了不甘和愤懑,他不仅仅抢在他的前面将爆拳炼出了实质,更是将战鼓敲响了九下而不死,还将那战鼓轰成了粉碎。这一拳,乃是他这一生的强一拳!熊熊的火焰在噼啪燃烧,好像星空被点燃开来,汹涌的火焰化作六重劲气,重重捏成一个巨大的拳头,朝着林宏猛砸过来。“你要战,那便战!”林宏右拳往前一推,轰轰之声立刻响彻在了云霄之间,一颗巨大的拳头朝着童川砸来的那拳直奔而去,那一拳的拳劲,竟然达到了六重之多!(未完待续)___小/说/巴/士___泰国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einvgan12(长按秒复制)!!

淮南医院专治白癜风
上海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驻马店治疗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